動漫中那些愛搞顏色的女流氓,難道這都是些「假女人」?

無法否認的一件事實:世界不僅存在男流氓,女流氓也數不勝數。只不過相比男流氓的直白,女流氓更善于隱藏和偽裝。平時她們可能和一般的女孩無異,可一旦觸發某些條件,便會暴露其本身的屬性。

比如沾酒就倒的體質,往往會讓她們丟掉矜持,暴露本性,屆時你會發現,她們簡直像假女人一樣。下面就讓我們來見識下吧。

出處——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

「呃?!!」倫也睜開眼,發現雙手被綁在腦後,他試著掙脫,可繩子太緊,不給他絲毫機會。他望向牆角的加藤,正靠在牆角,巴巴的望著他。

「這是什麼情況啊?」

加藤道:「啊…那個呀…嗯!我阻止過她們的」

倫也有種不詳的預感。果然等她轉過頭,印入眼中的是俯視他的詩羽,躺在一側的英梨梨和美智留。大家直勾勾的盯著他,倫也不禁心裡發毛,他想到一種生物——饑渴的野狼……!

倫也掙了掙綁在手上的絲帶,發現綁的很緊,沒有絲毫掙脫的機會。他到現在還沒弄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被綁起來。

「這…這是怎麼了?大家雖然平時對我也很過分,但沒有像今天這樣亂來吧?」

美智留臉上有絲紅暈:「誒!今天相反了」

詩羽壞笑著道:「想想你怎麼對待我們的吧」

想起倫也往日使喚她們的種種,英梨梨早哭成一團:「笨蛋倫也…太過分了…嗚嗚嗚!」

倫也意識到幾人異常,平時他們可不是這樣,他幾乎是求助性的望向加藤。

加藤臉上刷的聲紅成一片:「那個,英梨梨說家裡剩下些她父親從英國帶來的特產,于是……」

倫也望向旁邊散落在地的盒子,那是……酒心巧克力???

論也瞬間明白過來:「啊!你們這都幹了什麼!」

詩羽揪著倫也耳朵,幾乎臉貼著臉道:「你給我安靜點!今天,我們就把話說清楚吧,倫也!你到底想把社團怎麼樣?」

論也一愣。「你說要做一部自己心中最棒的Galdame,然後你不停地拉新的女人進來……」

聽到女人,倫也終于明白,自己可能是被誤會了,嚇得他慌忙解釋道:「啊!不是了,我拉的都是優秀的創作者,大家都是女孩只是個偶然而已!」

詩羽哪聽解釋:「過分的是,你把我們拉進來後,只是一味讓我們為你賣命……甚至連一顆糖都不補償我們……嗚嗚」(去氧核糖)

「沒錯沒錯!阿倫就是這樣的人」

「嗚嗚,好過分啊,倫也!」

三女口誅筆伐,聲討著倫也。

倫也無奈道:「單方面強詞奪理真的不過分嗎?」詩羽一把揪住倫也嘴巴,疼痛下倫也難免屈服:「啊,我什麼也沒說!」

空氣沉默一會兒。

倫也想想,也覺得過意不去:「我知道把你們硬拉進來,還使喚你們不好……如果你們因此怨恨我,那我也認了……」

「如果你們覺得辛苦,可以離開……!但在這裡只有這些嗎?難道一點開心的事情也沒有嗎……?我這麼努力……一點,一點地,親眼看著夢想不斷的實現……我現在只想和大家一起做出最棒的遊戲……」

倫也自說自話,完全沒注意,三個女人在他背後比起了剪刀手。一場陰謀似乎正在醞釀,唯有勝利者才有權支配……

「不客氣了,那我就先來了!」

果然還是詩羽勝了。美智留從身後抱住倫也,架在自己身前。

「你們要幹什麼?」倫也一直以為三女是在抱怨,事實證明她想的太單純了。輪番賣苦什麼的只是藉口,真正的目的——只是索要補償……僅此而已。

詩羽擺弄著雙手,到倫也跟前:「哈哈哈,用身體來償還吧,倫也君!」詩羽慢慢爬到倫也腿上,一套動作輕車熟路,嘴裡還不忘嘟囔著:「死心吧,倫也君!會一發不可收拾的」詩羽開始喘起粗氣,慢慢呼吸越來越急促:「不行,會一發不可收拾的……倫也君…倫也君…!啊…啊…倫也君,期待已久的糖果……」

「不…不要…!啊啊啊……」

倫也身為男孩,卻受到如此遭遇。橘大看了都忍無可忍,男人的尊嚴都丟哪去了。(放開倫也讓我來啊!)

倫也無疑是「不幸」的,我們無法體會倫也尊嚴被踐踏的感受。但卻見識到女人耍起流氓來的可怕,這哪還有一個女孩子的樣子。(就喜歡這樣的)

這裡呼籲男孩子,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