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逐漸變質!男主轉學再遇兒時兄弟,發現對方其實是女孩子!

《我在轉校後遇到的清純可愛美少女,是我曾認為是男孩子並一塊玩耍過的青梅竹馬》,這個名字很長,算上標點符號一共有36個字。儘管距離今年結束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我相信這會是我今年看過的名字最長的漫畫作品。

說起來該作曾有一個不準確的譯名《轉校生美少女竟是我曾經認為是男孩子的青梅竹馬》,這完全就是另一部作品了。

《我在轉校後遇到的清純可愛美少女,是我曾認為是男孩子並一塊玩耍過的青梅竹馬》,名字這麼長原著肯定是輕小說了。原作作者是雲雀湯,漫畫作畫是大山樹奈。

男主霧島隼人是個家住農村(經典老梗,除了東京人都是鄉下人)的孩子,當地主要以農業和畜牧業為主,動物比人都要多。儘管偏僻人少,隼人還是交到了朋友二階堂春希,兩人一起在鄉間打鬧一起釣魚。

有一天春希告訴隼人自己要搬去很遠的地方,兩人許諾以後都會是朋友就分開了,有一股短視訊平臺EMO名句一般的氣氛——誰也不知道童年與夥伴的一次玩耍就是你們這輩子最後一次。

但這可是二次元!

春希離開後的第七年,隼人也因為父親的工作調動,來到了春希當初搬去的城市,轉學進入了當地的一所高中就讀。

老師安排隼人坐在和一個也姓二階堂的美少女旁邊,美少女還朝隼人露出了似曾相識的笑容。

課間就是傳統橋段了,一堆好事的同學圍著隼人問這問那,回憶起曾經的時光,隼人說自己在農村沒什麼朋友,就小時候有一個像猴子一樣的傢伙,此時隔壁的美少女一下就把筆握斷了。

這個漂亮妹子可能就是我兒時的小兄弟——隼人有了這樣的想法,于是打算找機會驗證一下。

驗證之前還是得解決午飯問題,很巧在路上遇到了園藝部的女孩三岳源,曾經在農村的生活的經歷讓隼人有著豐富的動植物知識,成功和面前的女孩兒搭上了話。

很巧搭訕的行為被疑似春希的姓二階堂的美少女看到了,對方先是投來了略顯不悅的目光,隨後又切換成調侃的樣子,說隼人原來喜歡源那樣的女孩子。

隼人解釋這不是大山,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子看起來很像過去農村阿貝家裡的羊。放在平常這句回答可以獲得年度爛藉口第一,但現在是絕妙的回應。如果疑似兒時兄弟的美少女,對這句話有所理解,那麼就說明她就是春希。

姓二階堂的美少女不僅接上了話,還像兒時那樣,用力地給了隼人後背一下。就在隼人打算問些什麼的時候,春希示意他不要說話。

對于轉學與兒時兄弟時隔多年再會,發現對方是女孩子,且已經長成美少女這件事,隼人沒有疑惑沒有驚訝,只有時隔多年遇到朋友的快樂。

大家也看得出來,和《我的朋友很少》的故事類似,發展都是兒時好兄弟,長大其中一個就變美少女了。二階堂春稀有一定程度上模仿三日月夜空,這個名字都是三字姓二字名。

放學後隼人在春希帶領下拜訪了她現在的住家,還像兒時那樣一起玩了遊戲,當然還是問了一些問題,明明還是兒時那樣大大咧咧的春希,為什麼要在學校裝成高嶺之花,春希說這很複雜就沒有細說。

不過,從後面的故事我們能大概猜出答案。隼人的妹妹為了不被當成鄉下人一直學了化妝染了頭髮,還一直用手機網路衝浪。男孩子氣的春希基本上不太擅長這些,裝高冷能有效避免社交,減少交集就能減少紕漏減少麻煩。

當然這樣的後果就是很孤獨,好在隼人出現了,問題能解決不少。首先和朋友一起吃飯的高中生基本操作就可以實現了,隼人也是很懂地說這是約定。

有一說一,隼人這個男主角是一股清流,沒有中二病,沒有社交恐懼症,沒有異性恐懼症,不是亞撒西機器,不是死肥宅,只是簡單純樸的普通男子高中生,對,就是《齊木楠雄的災難》裡齊木的夢想那種。

大家知道,男女之間是沒有純友誼的,所以隼人和春希的友誼也會逐漸變質。

在第二次在秘密基地的午飯時光,是在一場籃球比賽之後,春希在隼人面前解開了襯衫的好幾顆扣子散熱,還湊過去來了一手「讓我看看」,隼人也是配合演出的「傑哥不要啊」。

第三次午飯時刻春希說了自己不擅長戀愛話題,沒法和女同學進行交流。隼人順勢摸頭安慰,春希沒有向想象中那樣大大咧咧地說你把我頭髮弄亂了,而是露出了可愛的表情,隼人就此春心蕩漾,友誼開始逐漸變質。

看得出來,二階堂春稀有一定程度上模仿三日月夜空,你這個名字都是三字姓二字名。和《我的朋友很少》的故事類似,發展都是兒時好兄弟,長大其中一個就變美少女了。

區別是本作能贏,《我在轉校後遇到的清純可愛美少女,是我曾認為是男孩子並一塊玩耍過的青梅竹馬》這個名字,字裡行間寫滿了「二階堂春希是冠軍」。

大家都知道青梅竹馬分兩類,一個從小玩到大的,另一種就是長大再相遇的,這種重逢系的青梅竹馬有著超強戰鬥力,知根知底配合默契,具有往昔回憶,也具有打破現在日常的衝擊,隼人與春希互為這種關係,所以這就贏了啊。

好了,本文就先到這裡,我們下次見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