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童磨對胡蝶忍真的有愛嗎,官方消息實錘背刺原設定

提到《鬼滅之刃》這部作品相信大家應該都不陌生了,這是一部本漫畫家吾峠呼世晴所著的少年漫畫,于2016年在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開始連載。去年十月,其劇場版《鬼滅之刃 無限列車》登陸影院,73天后超越《神隱少女》創造了日本影史票房新紀錄。雖然這部漫畫已經完結,然而故事中依舊有一些問題沒能得到解答,今天我們就來分析一下其中一個糾結了觀眾許久的問題。

《鬼滅之刃鬼殺隊抵御訪談錄》是作者吾峠呼世晴在《鬼滅之刃》完結之后重開的

童磨是真的愛胡蝶忍

1、《鬼滅之刃鬼殺隊地獄訪談錄》的實錘消息

另一個小番外,故事當中鬼殺隊成員后藤在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地獄,于是他開始對鬼被呼吸法斬殺時候的感受進行了采訪,編寫了這麼一部《鬼滅之刃鬼殺隊地獄訪談錄》。

在后藤才放到被蟲之呼吸斬殺的惡鬼時,被胡蝶忍殺死的惡鬼評價讓人頗為意外,他們對于蟲之呼吸的恐懼程度,比起一貫暴躁的風之呼吸恐懼更高,而這份恐懼的來源就在于,胡蝶忍所使用的蟲之呼吸劍招所帶來的劇痛感,和生命一點一滴消失的絕望。蜘蛛姐姐還有被胡蝶忍在歷練過程中,斬殺的惡鬼驚恐著說出自己的感受,然而只有一個人在提到蟲之呼吸的時候卻出人意料的反應很好。

這人就是童磨了,童磨說「我覺得蟲之呼吸挺好的呀,為什麼你們那麼害怕呢?是因為她太可愛了嗎?」緊接著童磨又說「所以你們還是原諒她吧」,從這句話不難看出,這個「她」指代的就是最終殺死童磨的胡蝶忍。所以說童磨真的喜歡胡蝶忍嗎?至少從這一番反應萊塔,童磨在地獄受罰期間依舊心心念念胡蝶忍,感情深是有目共睹的。

2、原作者吾峠呼世晴的伏筆回收

其次我們再來看劇情設定,童磨設定中是原十二鬼月上弦之陸,后升為上弦之貳,冰之鬼。童磨有著白橡的發色,七彩的眼眸,頭上如同被潑了血一樣,其性格乖張惡劣,絲毫沒有任何人類的情感,是萬世極樂教的教祖,好食女子。注意關鍵詞【絲毫沒有任何人類的情感】。但童磨真的沒有任何人類的情感嗎?我們回到胡蝶忍對決童磨這一章漫畫當中來看。

「鬼也是會有血液流動的,會變臉色的生物」而且在之后的「你為何而生」激怒童磨時,作者吾峠呼世晴也非常有心的畫了張「黑臉」童磨來表現設定的有效性。正好在童磨墳頭告白時,作者吾峠呼世晴同樣非常有心的畫了張「紅臉」童磨,同時我們也可以知道,目前這個設定在之就沒有再出現,這說明,墳頭告白一幕便是鱷魚在回收這一設定。

不過看到這里有的人可能會問了,按照作者吾峠呼世晴的炒作來看,童磨一開始明明是有人類感情的,但是他為什麼一開始要給一個【絲毫沒有任何人類的情感】的設定呢?難道這是什麼新生代漫畫家必須有的背刺操作?別急,我們接著來看。

比起作者吾峠呼世晴一開始說的【沒有任何人類的情感】,我更傾向于童磨是【無法理解人類感情】,那麼問題來了,他死亡都不在意,為什麼要在意把一個人拉下地獄這種充滿個人情感的事。單獨從香奈惠的同情還是忍的憤怒都無法讓他共鳴,因此他根本不存在說謊的動機,而他大多數時的大悲大喜也并不等同于說謊,而是套用一個夸張的「有血有肉之人模板」。

以童磨的智商,他不可能不知道墳頭告白這個行為不正常,這個毫無意義毫無道理的舉動也正好成了他理解情感的證明。這麼一說可能有點難以理解,我們從炭治郎殺鬼讓鬼獲得救贖的說法講起,在童磨消化胡蝶忍,再到墳頭告白那一段,其實間接說明了童磨雖然情感缺失,但是他其實內心深處仍然存在著對人性光輝的向往,只是這一點可能他自己都沒有發覺。

胡蝶忍震撼到童磨的,是對同伴絕對的信任和面對無底深淵也仍不止步不前的勇氣。胡蝶忍當時傷勢有多嚴重呢?童磨這樣說「以你的體型,就算是因為剛剛的大出血當成死掉,也不稀奇呀」然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胡蝶忍再次發動了攻擊,快到看不透動作的攻擊讓童磨生吃了這一擊,究竟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究竟是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在這種情況下仍然不懼怕,也不灰心?

于是他抱住了胡蝶忍……流著鱷魚的眼淚然后消化胡蝶忍。最后墳頭告白里還出現了紅暈。可見童磨心里確實是有胡蝶忍的了。只不過胡蝶忍那邊嘛,卻是恨不得再殺他一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