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一人歷時四年才完成!這部定格動畫一推出就震驚了無數人

1981年,電影《瘋狂的麥克斯2》上映,核戰爭後互相爭搶資源的末日故事;撕破的外套,鎖鏈、莫西幹頭等朋克的視覺元素,都讓當時的觀眾很買賬。

此後,各個領域都有了著名的廢土故事,遊戲中有世界觀龐大詳細的《輻射》,漫畫裡有《北斗神拳》成功把中國功夫融進廢土題材裡,讓廢土題材的定義變得更廣

今天要說的這部動畫,跟其他廢土題材作品最大的區別是,這部動畫並不是由一個公司製作,而是一個人獨立完成的。

它就是——

《廢頭》

在《廢頭》的世界觀中,人類已經獲得了無盡的壽命,但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人類不再具有生育能力, 而失去生育能力的人類則培育了一批克隆人,延續生命。

但克隆人最終不再聽從人類的指令,和人類打了幾仗。

最後,兩敗俱傷的克隆人和人類,約定好了各自的勢力范圍,人類住在地上,克隆人住在地下。

兩個群體這樣生活了1200年,雖然在邊界偶爾有爭鬥,但整體上相安無事。

某天,人類探測到了地下出現一些奇怪的生物,所以決定派出一些調查員,看看地下的生態環境到底成了什麼樣。

這部動畫的無名主角就是一個調查員, 他堪稱是動畫史上最悲催角色之一,連名字都沒有,剛邁出人類的領地,就被有備而來搞偷襲的克隆人用飛彈擊中,打的四分五裂。

而他被地下的另一夥克隆人撿到,這夥人中一個精通科學的博士給他接上雙腿雙腳,讓他活了下來。

博士讓失去記憶主角,跟著其他克隆人一起撿一些日常生活需要的資源,主角卻在一愣神間,跟丟了其他人,喪失記憶的他最後被一個蠕蟲吞下。

因為博士已經給主角安上了機械軀幹,蠕蟲以為自己吃了一嘴元素週期表,胃酸胃脹,所以直接吐了出來。

主角也因禍得福,被蠕蟲吞咽的時候,撞到了大腦,記憶獲得了恢復。

主角恢復了記憶,記起來了自己調查的使命,也遇到了前來搭救他的其他克隆人。

主角記起了人類和克隆人之間的敵對關係,不由分說就要開打, 卻因為實力太弱直接被擒住。

其他克隆人並不知道主角恢復了記憶,以為他是剛有了新的軀體,所以不怎麼清醒。

就在這些克隆人和博士彙報的時候,主角借機跑了出去,這次又遇到一夥蠕蟲,這次幾個蠕蟲齊上,雖然不能消化他,但強大的力量也把他撕扯的四分五裂。

主角的頭又一次被一個陌生的克隆人撿到了, 故事也就結束在這裡。

應該說這部動畫並沒有特別強烈的劇情,它更像是老黑白電影喜劇一樣,沒有太多臺詞,主要靠著主角犯傻和荒誕的行為吸引觀眾。

本來充滿die和毀滅的故事背景,再搭配喜劇橋段,反倒讓這部動畫顯得極具反差感。

這樣很有反差的設計,在片中有很多處。

比如看起來長的畸形的博士,實際上給主角換了身體,而長得像異形的生物,則和其他克隆人相處的很好。

當然,這部動畫除了添加了不少喜劇元素之外,最關鍵的其實還是導演堀越秀在製作拍攝上下的功夫。

如果是一個動畫公司製作一部動畫,那往往要把職務分的極細,腳本、分鏡、構圖、上色等工作都是由不同的人完成。

而《廢頭》這部動畫的這些工作則完全由導演一個人完成,而且定格動畫只會比一般動畫更費時費力。

在其他動畫只需要畫出背景的時候,導演需要學會製作出整個場景,再拍出來;還得學會後期軟體,知道怎麼P掉支撐人偶作出動作的制架,怎麼加特效。

光是製作人偶,就涉及選擇什麼材料製作人偶的服裝,用什麼材料當做人偶的骨骼等諸多問題。

導演自己一個人,卻能把這些工作都完成的不錯。

首先從背景來說,整個動畫的廢土感很強,廢舊牆壁磚石,生銹的金屬設施,都透著濃濃的末日感。

而人物的設定也極有新意,這部動畫也像北斗神拳融入中國功夫一樣,融入了其他元素。

很多人物身上的防毒面具、金屬鉚釘和鐵片,也有一點蒸汽朋克的感覺。

這其實很能體現導演的創造能力,其他幾個著名廢土題材的作品基本都是幾個人協力完成的。

比如廢土題材的鼻祖—— 《瘋狂的麥克斯》就是編劇布萊登.麥卡錫先寫了一個原始的故事,再補上一些導演喬治.米勒的點子。

北斗神拳也基本上是這個模式,漫畫家原哲夫先構想出來一個會武打的高中生的故事。

後來才由劇本作者武論尊把時間改到了未來,又加上了編輯崛江提供的摩托車元素。

《廢頭》的每個方面,則完全依賴導演一個人的構想。

這部動畫最關鍵的視覺元素——鏡頭語言也一樣設置的很好。

比如在表現主角跟丟了其他克隆人的彷徨的時候,導演用了越軸加上疊畫的方式拍攝。

正常拍攝時候,一般只會在人物一側去拍,可以拍人物的正面和背面,但是不能拍另外一面,這樣才不會讓觀眾看的突兀。

而越軸一般是導演儘量避免的,當然,有時候為了突出某些關鍵情緒的時候,導演也會越軸,用這種突兀的方式,提醒觀眾注意這裡。

除此之外,在主角的頭被蠕蟲咬掉的時候,導演用滾動的鏡頭,模仿主角此時的視角,也看起來很驚豔。

當然,這部動畫並不是說完全沒有缺點。有時候鏡頭會顯得稍有些不順暢,這可能是因為他第一次製作定格動畫,不大熟練。

而劇情上, 導演其實還可以借著這個挺豐富的世界觀,講一個更復雜的故事。

不過對于一個新人導演來說,能做到挑戰定格動畫這個復雜度極高的形式,又成功的在劇情、場景、鏡頭語言上都有創新,這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