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動畫,是當之無愧的十月番隱藏BOSS

之前,咱們吐槽了十月番的N種花式翻車方式,這回咱們就來看看2021年十月番中真正的王者、姍姍來遲的隱藏BOSS。

它,就是——

《JOJO的奇妙冒險6:石之海》

目前,這部動畫的前半部分,整整12集已經一次性放送完畢。

雖然我經常罵網飛的動畫編劇水準,他們搞出來的原創動畫,劇情基本都迷得沒眼看。

但是,這一次,我得再叫它一次「網飛爸爸」, 網飛的全集放送真是讓人嗨到不行,一次性體驗12倍的快樂。

尤其是《JOJO》這種跌宕起伏的動畫,要是追番的話,必然會體驗到度日如年的煎熬感。

《石之海》給JO廚帶來的驚喜還不止這一個,本季的OP動畫又請回了神風動畫來操刀。

神風動畫曾為JOJO的1、2、3部製作OP動畫,他們做的OP動畫絕不從原片中截取畫面。

他們的美術風格、對動畫故事的理解都在OP動畫中體現得淋漓盡致,可以說,他們製作的OP動畫也成為了動畫的一部分。

《石之海》的主角是空條徐倫,空條承太郎的女兒,她繼承了父親的優良傳統—— 痞裡痞氣,頂撞長輩。

而且,她也和她爹一樣開局進局子,只不過,她是被人陷害進去的。

她爹當時是自己賴局子裡不走,而她是被判了15年,還是在全美戒備最森嚴的綠海豚監獄服刑。

承太郎給她準備了一個藏有「箭」的護身符,被箭刺中後的徐倫獲得了替身 「石之自由」

這個替身近能歐啦揍人,還能化為絲線遠端干擾、精密操作。

和她爹一樣的力速雙A,和她爹的外祖父一樣擅長玩繩子,可以說是繼承了喬家的優良血統。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

《石之海》的故事, 就是《JOJO》版的越獄。

徐倫的替身名「石之自由」,象徵著她從這監獄這個「石之海」中重獲自由的決心。

她不僅要在這森嚴的監獄中掘出一條生路,還要想辦法摸清盯上了她和她父親的敵人的真面目,搶回她父親的「替身」和「記憶」。

《石之海》首先吸引我的地方,就是這個與眾不同的舞臺——監獄。

徐倫面對的是一個天崩開局,她這個犯人在明處,而幕後黑手卻在暗處。

更可怕的是,監獄本身就是個險惡的社會,這不是一個光靠黃金精神就能活下去的地方, 天真的人將會被監獄內部的傾軋生吞活·剝。

還好徐倫這點上隨她爹,17歲,害怕校園不夠暴·力.jpg。

對她那個同樣是替身使者還自我意識過剩的舍友,她用自己的替身和她鬥智鬥勇,取得完全勝利之後,一頓歐啦毆打到她正常為止。

對那些以為她人善可欺、找她借錢的囚犯,她略施小計,把她借出去的錢十倍要了回來。

徐倫這個主角,也很有意思,雖然她設定上是女性,但是,除了動畫剛開始她和屑男友撒嬌那會,我真不把她當女人看。

感覺她進女子監獄簡直就是收後宮去的(草), 讓其他囚犯發現自己心中的雌,被她身上的雄所折服。

如果說喬魯諾身上結合了喬納森和DIO的特徵,那徐倫就像她的替身一樣,結合了承太郎和喬瑟夫的特質。

她既擅長正面硬碰硬,像承太郎一樣給對手極限施壓,也像喬瑟夫一樣能屈能伸,打不過就想損招。

當然,說起徐倫的人物塑造,還有一個身份不得不提,那就是「承太郎之女」。

她對承太郎一直是很怨恨的,因為在她的視角中,承太郎確實是個不關心家庭的大男子主義混蛋。

我們眼中的承太郎是對抗DIO殘党的英雄, 但她眼中的承太郎,從來就沒有在她需要他的時候出現過。

所以,當她發現探監的是老爹而不是媽媽的時候,她是很失望的。

然而,當承太郎以幾乎灌設定的方式把她的處境和他的目的灌給她之後,她很快就理解了狀況。

在她最需要他出現的時候,承太郎終究還是沒有缺位。

父女倆並肩戰鬥的過程,此處暫且按下不表,這場戰鬥讓徐倫在一瞬間就長大了。

她切身體會到了父親一直所經歷的事情,也終于明白了父親的偉大。

承太郎也非常欣慰, 即使徐倫和曾是不良少年的他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她依然會為了一個素不相識的兒童不惜置自身于危險中。

在這場戰鬥中,父女相互理解了,直到失去意識之前,承太郎都試圖用逞強的方式讓徐倫先走。

可徐倫已經不是那個任性的叛逆期少女了,她已經足以背負起肩上的星星。

所以,她選擇把昏迷的父親送上潛艇,自己冒著被獄警當場擊斃的風險回到監獄,獨自探索真相。

在《石之海》之前,我從沒想過,從一個叛逆的少女,到一個堅定的戰士,只需要經歷一場戰鬥。

荒木做到了,用這一場戰鬥,就讓徐倫親身體會到了父親這些年的苦衷,並選擇繼承他的意志戰鬥。

作為一部JOJO系列作品,《石之海》自然少不了精彩的替身戰。

說實話,我對《石之海》中的替身設定不太滿意—— 因為它們都太萬能了。

在這些萬能替身中,最令我瞠目結舌的,就是「天氣預報」。

這替身紙面上的能力是「操控天氣」,實際上可以玩出的操作包括但不限于:

利用局部降雨打翻筆筒,散落的筆彈出旋律;自由操縱空氣流向,甚至能用空氣在敵人營造的真空中造出「宇航服」。

我覺得您不應該叫「天氣預報」,應該叫元素英雄空氣俠。

最離大譜的是, 他居然能讓天上下「箭毒蛙」雨,就因為這樣的逸聞曾經流傳過。

敢情歷史上人類觀測過的全部天氣,他都能給你複刻出來。

因為天氣怎麼變完全聽他一張嘴,所以他能給你預報天氣,我只能說,非常合理。

到《石之海》的時候,荒木已經用替身這個設定畫了4部JOJO了。其實,他關于替身的靈感,也已經接近枯竭。

在《石之海》結束後, JOJO也確實進入了新世界,正如第三部的時候,替身這一設定取代了波紋一般。

不過,雖然《石之海》的替身能力各種神棍,但替身戰的精彩程度,可以說是創造了新的巔峰。

儘管荒木在替身能力設定上已經有些捉襟見肘,可他在戰鬥的氛圍和節奏的把控上,已經爐火純青了。

其中最令我歎為觀止的,是承太郎父女的越獄戰,還有徐倫和天氣預報的護碟戰。

越獄戰講究的,是一種 「反轉感」

一開始就把敵人的資訊擺在觀眾和承太郎父女面前:敵人是狙擊手,還是那種百步穿楊的神槍手。

所以,當我們看到那個水母一樣漂浮的替身的時候,很容易就會覺得,這玩意應該是探測站+子彈中轉站。

然後,荒木用各種細微之處的違和感——莫名消失的手銬、不合常理的秘密通道……這些違和感都在提醒讀者,現在看到的可能是夢境。

而當「夢境」這一推論證實之後,那個神秘的漂浮替身,似乎也是夢境的一部分。

因為我知道敵人是狙擊手,所以我在夢境中腦補他有這樣適合狙擊的替身,看上去這是個很合理的推論。

直到這個漂浮替身真的在現實中出現,讀者才和承太郎一起恍然大悟, 敵人一直都有兩個人。

一個製造夢境,一個擅長狙擊,製造夢境的白蛇故意在夢境中提前向我們劇透了狙擊手的真實替身能力。

所以,當這個替身真的出現的時候,讀者和承太郎一樣,都產生了錯愕感。

承太郎和徐倫在這一戰都體現出了極高的戰鬥智商,尤其是承太郎,不愧是經驗老到的替身使者。

但再怎麼老到,都沒算到對手還玩了這麼一招。

就是這一瞬間的錯愕與猶豫,讓無敵的承太郎被抓住了唯一的破綻。

越獄戰的精彩在于最後謎底的揭示,護碟戰的精彩則在于劇情張力的最大化。

這一戰首先有一個「時間限制」,徐倫必須在規定時間內穿過好幾個監區,抵達中庭,把替身光碟交給SPW財團的接頭人。

這一場戰鬥的替身戰部分是徐倫+天氣預報vs閃電傑克,閃電傑克這個敵人本身給觀眾的壓迫感就夠強了。

他可以操縱重力,既可以利用離心力甩出螺釘當子彈,還能消除區域重力,令特定區域內的空氣被抽幹,製造真空。

這個能力剛好克制無敵的空氣俠—— 沒有空氣,天氣預報就沒有操作空間。

這場戰鬥本身就是慘勝,天氣預報重傷,徐倫也已經傷痕累累。然而,荒木卻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們。

神父這時候剛好過來查看情況,和徐倫撞了個正著。

觀眾的心又一次提到嗓子眼,心想著徐倫要怎麼過這一關,神父會不會在這裡就像萊納一樣自爆(草)。

沒想到,荒木只是虛晃一槍,神父為了滿足上天堂的條件,故意放過了徐倫。

等徐倫走到中庭,荒木才圖窮匕見:被神父操縱的獄警對徐倫連開兩槍,眼看著就要幹掉徐倫、搶走光碟了。

這時,已經重傷的天氣預報不得不亮出底牌「箭毒蛙雨」。 他知道這有可能誤傷徐倫,但他別無選擇,除此之外沒有保全光碟的方法。

在這場戰鬥中,荒木讓主角組遇到一個個壓迫感極強的強敵,一次次讓他們陷入極度危險的境地。

主角組剛剛戰勝上一個挑戰,連口氣都沒來得及喘,下一個更絕望的挑戰接踵而至。

即使我吐槽過天氣預報的全能,可我在看這一部分的時候,依然全程提心吊膽。

作為JOJO舊世界的收官之作,《石之海》是殘酷的。

我們都知道,這裡就是喬斯達家族百年宿命的真正終點,高尚而勇敢的星辰鬥士,也沒能徹底斬斷DIO所作的惡。

就連喬斯達家族最閃耀的星,都會在這裡隕落。

不過,我想我們沒必要為了喬斯達家族鳴不平,甚至去否認《石之海》。

《JOJO》的故事,其內核從來都不是喬斯達家族的延續,而是黃金精神的傳承。

只要有人繼承了黃金精神,喬斯達家族就尚未斷絕,這些「JOJO」將永遠與黃金精神同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