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男主和齙牙女主的戀愛故事,青春戀愛動畫中依然有這種佳作

日本動畫一直都有很多經典的青春戀愛題材的作品,最近有《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這樣的佳作,2016年也有《你的名字》這種好動畫。

這類作品普遍呈現了日本年輕人積極的一面,讓被虛淵玄、新房昭之爆錘小心臟的日本死宅們,能緩解一下心情,體驗到宛如初戀一樣甜的感覺。

今天要聊的這部動畫,就是這樣一部作品,這部動畫就是——

《言語如蘇打般湧現》

Cherry是一個高中生,平時他做著帶養老院的老人散步的兼職,一次Cherry帶著老人藤山去商場散步的時候,恰好被他的一個朋友海狸撞倒。

他跌倒時,無意中撞倒了在商場直播的高中女網紅Smile,兩人的手機也跌飛出去。

因為他們用了一樣的手機殼,這二人就像很多愛情動畫一樣, 又又又拿錯了對方的手機。

在交還對方手機上,出于好奇,Smile問了Cherry他手機殼上放的詞典是做什麼用的。

Cherry則向Smile介紹,那是一本寫俳句用的詞典《歲時記》。

Smile好奇的問Cherry能不能現場寫一首俳句,Cherry看見傍晚的夕陽中,一個個路燈亮起,當即寫下: 夏夜的庭燎,在落日的餘暉裡,提早亮起來。

兩人也因此結識,社交軟體上加了好友,Smile給Cherry寫的俳句點贊,Cherry也會去看看Smile的直播。

Cherry工作的養老院也缺人手,因此Cherry的同事也就把活潑的Smile拉去一起做兼職,由此可見Smile這性格很容易陷入傳銷組織。

二人本就有一些相似之處,Cherry因為社恐的關係,平日都戴著耳機不想與人說話;Smile則是因為長了齙牙,戴著口罩怕被人看見。

所以單身朋友們,戴上口罩吧,疫情給了你們找對象的大好機會。

因為相似,這兩個人的關係,也在朝夕相處中日漸升溫,兩人也約好要一起去看煙火,但橫亙在兩人中間,有一道巨大的鴻溝—— Cherry要在17號搬家,煙火大會也是在這天舉行。

這也就意味著兩人能見面的日子越來越少了。

Cherry平常在養老院一直跟一個叫藤山的老人走的比較近,藤山已經有些老年癡呆,他有一個心願就是找到一個叫山櫻的唱片, 他覺得自己有重要的回憶和這個唱片有關。

最後Smile、Cherry和海狸等好友一起去老人的唱片店尋找唱片,Cherry想到了自己收拾搬家東西的時候, 有一些東西會遺忘在一些物件之間的空隙之中。

他就搬開店裡的冰箱,找到了冰箱後面的唱片,Smile看到唱片有個地方不太平整,她想給唱片壓平整了,卻沒想到唱片因為老化十分易碎,一壓就碎掉了。

雖然沒人責怪Smile,但她始終過意不去,而這時候恰好Cherry又因為快要搬家,心情十分憂鬱,不經意間帶上耳機。

因為他屬于社恐本恐,之前帶上耳機是為了不和別人說話,而在遇到Smile之後,他漸漸變得願意與人說話,也就摘下了耳機。

這次Cherry帶上耳機, 則被Smile誤解為是因為唱片的事責備她。

Cherry又在此刻才告訴Smile自己搬家的事,更讓她誤會男主生氣了,想故意放鴿子,才一直不告訴自己搬家的事。

Smile的同事雖然找到了另一張老人心心念念的唱片,原來養老院的鐘錶就是唱片改造而成的,但也改變不了Cherry要搬家的事實。

Cherry的朋友海狸,把他給女主的俳句寫在路標上,這也讓看到俳句的Cherry鼓起勇氣,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Cherry跑到了煙火大會現場,準備向女主告白。

場上的老人藤山伴著找到的唱片放的音樂表演著節目,回憶起了自己的戀人——也是一個有著齙牙的可愛女孩。

而男主也被老人提醒,開始念出自己有著表白意味的俳句,女主則摘下了口罩,用真實的自己面對男主。

這部動畫的元素雖然看上去不那麼新穎, 但其中劇情伏筆的構思,和表達的內涵,都極其精妙。

比如動畫前半部分,導演描繪了Cherry的朋友海狸喜歡在路邊寫一些俳句,還經常寫錯字,這個設置一開始看似毫無作用,但最後海狸的塗鴉則成了助攻男主的關鍵道具。

而海狸寫錯字的設定,則變相的寫出了男主的心意,把男主帶有隱喻性質的俳句 「山櫻,我喜歡那藏起的葉子」改成 「山櫻,我喜歡那藏起的牙齒」

還有動畫裡也著力描寫藤山因為耳背,跟人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很大,他這個大嗓門也起到了最後邀請男主的作用。

除了伏筆的精妙之外, 動畫裡貫穿著新老元素之間的和諧。

喜歡俳句的男主和喜歡發現可愛事物來直播的女主,可以相處的很好,因為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表達美。

而男女主又會被藤山的故事,答應幫他尋找唱片,這也是導演在表達年輕人和老年人也能產生情感共鳴。

全片處處都是導演對新舊文化的包容,老人們聽的歌曲不是老掉牙的東西,那些歌曲往往帶著自己美好的回憶;年輕人用的直播也不是不務正業的東西,而是可以傳遞情感的形式。

當然,這部動畫最優秀的是做到了形式與內容統一,動畫裡色彩和鏡頭的運用,也是和劇情進行配合的。

可能大部分人都會看出動畫裡的色彩飽和度很高,看起來很鮮豔。確實這部動畫大部分時間用的色彩,亮度飽和度都很高。

但是, 在兩處關鍵的地方,導演反而調低了片子裡的色彩飽和度。

一處是導演在拍Smile開始介意自己齙牙的往事的時候,另一處是在拍Cherry搬家的時候。

這兩處劇情都是情感上比較壓抑或者灰暗的時候,所以導演也用了不怎麼鮮豔的顏色。

值得一提的是,再拍男主搬家的時候,導演用了一種俯視的鏡頭角度去拍來搬家的貨車,給人一種非常強烈的壓迫感,這是全方位做到了形式與內容的統一。

當然, 全片還有其他地方的鏡頭語言很好。

比如在海狸大鬧商場,為了Cherry的另一個朋友搶宣傳畫的時候,動畫模擬了傾斜度很大的運動鏡頭,來和片子裡鮮豔的色彩相搭配。

這時候拍兩個監視的保安,也用了一種變形的魚眼鏡頭,讓視覺上顯得很誇張。全片導演都是在做加法。

比如導演也經常模仿直播,模仿手機視訊的視角,體現出了濃厚的時代氣息和活力,也能讓觀眾感覺到豐富的視覺體驗。

這部片子證明了,即使是一個爛大街的題材,只要你精心設計片子的劇情結構和視覺元素,觀眾依然還會買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