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上的「動漫黑人化運動」,已經演變成了一場戰爭

#二次元#

01.已「黑化」

今年的春季新番也是神仙打架的主戰場,《派對浪客諸葛孔明》打著「諸葛亮+反穿越」的口號開了個好頭,而動畫目前的表現也讓中日兩邊的觀眾大呼上頭,成功擠進四月霸權之爭的榜單之中;

《虹咲學園偶像同好會第二季》作為人氣2.5次元偶像企劃《Love Live》中的一員,本就有著相當數量的基礎粉絲,且在動畫制作組超常發揮的改編之下,這個極具特色的偶像團體可謂是勢頭正猛;

此外經典IP《黑巖射手》時隔十年再出新作,《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第三季彌補漫畫黨受傷的心靈,年輕人追的第一部后宮番《約會大作戰》讓人欲罷不能...

今年的四月霸權霸權究竟是誰,一時還無法得出結論。

當然,說到霸權,就不得不提及霸權社制作的《間諜過家家》。

這部披著「諜戰」外皮的家庭喜劇給全世界的動畫愛好者帶來了不少歡樂,尤其是在熱衷于黑暗系動畫的歐美市場,動畫中的各種反差讓這邊的觀眾嘗到了治愈的甜頭。

不過提及歐美的影視圈,及其粉絲圈,終究繞不開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政治正確。

因為歷史原因,歐美人對膚色問題極容易憤怒,無論虛構角色的膚色形成的原因如何,只要觸及他們的痛點「黑」,必定能在外網引起激烈的討論,甚至影響到創作方的決策。

或者說,即便原作并沒有涉及到任何膚色問題,一些魔怔的網友也會對其強行做出改變,以表達自己的政治傾向。例如一名叫「Soul Dreamcon」的非裔網友,就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關于《間諜過家家》的改圖。

《間諜過家家》講述的是在一個東國與西國冷戰的世界中,間諜「黃昏」為完成一項任務,與具有讀心能力的小女孩「阿尼婭」、擔任殺手的「約爾」共同組建一個臨時家庭,在互相隱瞞身份的前提下開始了共同生活。

盡管故事發生在一個架空世界,但不難發現,東國與西國的原型實則為歐洲國家,而登場的角色也大多都是白色人種。趣味橫生的故事+架空世界帶來的親近感,是《間諜過家家》能在歐美各國走紅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某些人看來,這樣「白溜溜」的人設引出了他們刻在DNA里的凌辱和卑微,并引起生理上的不適,于是為了讓動畫「正確」起來,Soul不僅將阿尼婭的膚色改成了非裔人種特有的棕黑色,還把原本的可愛俏皮的粉毛改成了臟辮、增加了嘴唇的厚度...

至此,愛看動畫和不愛看動畫的網友都沉默了,雖說在ACG領域,二創的范圍非常廣泛,但這一改變人種的行為,還是引起了網友們的不悅。然而Soul并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任何不妥,并認為自己完全有權利對角色進行更改。

而翻閱他的推特你便能發現,已經有不少動畫角色慘遭毒手,在物理和生物層面上被「抹黑」。

在「女兒」阿尼婭被改成黑人之前,阿宅們的前「兒子」波吉也由白皮王子改成了非洲小酋長;

好吧,其實阿尼婭一家三口都沒有逃出他的毒手...

除了白人角色被刻意抹黑以外,就連木葉村這些正兒八經的日本忍者都逃不出Soul的畫筆,被迫「黑化」。

還有《呪術迴戰》中的白毛白皮---狗卷棘,也變成典型的黑人角色。

有網友對這樣的行為感到不解,畢竟角色的原人設早已深入人心,而這樣的二創也不會對原作產生任何的改變,不明白Soul為何要大費周章地變色。

看到自己熟悉的動畫角色被如此糟蹋,有日本網友就忍不住與Soul開懟,認為這樣的改動是對原作者的不尊重。

盡管疑惑、反對的網友有很多,但Soul似乎并不打算停止他的創作。在他的主頁中,還有很多角色都被迫改變了膚色,而由于Soul確實有一定的繪畫功底,在他精致的修改下,大多數角色已經被改得無法判斷原因。

以至于讓人不禁多想,這樣不符合原作的「角色」,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02.是創作自由?還是妨礙創作?

在對虛構作品,及其相關衍生品重拳出擊這方面,沒人能比這些種族主義者更魔怔了。

cos都是愛好者們表達對作品、角色喜愛之情的方式之一,而優秀的cos也能為官方起到額外的宣傳作用,因此在長期發展的過程中,粉絲圈層中已經形成了一個頗具規模cos文化圈,并誕生出一套「主流審美」(通俗來講就是白瘦美)。

在人們的潛意識當中,所謂最還原的cos莫過于在服飾、姿勢、神態,乃至人種都做到分毫不差的cos。然而隨著相關文化的影響力日趨加強、審美的變化和包容性的提高,coser們也會進行大膽的嘗試,挑戰那些在各方面都與自己不符的角色。

例如在推特上,就有不少非裔的日本動畫愛好者為了表達自己對某部作品的喜愛,而去cos相關角色。就在2020年,一位非裔網友就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發布了一張cos照,盡管她與遠坂凜的膚色并不相符,但高挑的身形和傲嬌的神韻也算是抓住了角色的精髓。因此有不少網友都表示這樣的跨種族cos也別有一番趣味。

不過這位coser如何神似,都跨不過形似的指責。

有網友認為,遠坂凜顯然是黃色人種(根據設定,遠坂凜其實還有部分北歐血統),既然cos追求的是「還原」,那膚色自然是同理。因此為了譴責這位非裔coser,網友們不僅做出網暴行為,甚至以私信的方式發送了一些黑L的照片,將矛盾徹底激化。

誠然,黑人也有自己獨特的美,但這與「契合」、「網友能否接受」是另一碼事;更何況在種族話題相當容易爆炸的歐美各國,這樣跨種族cos自然會引起激烈的爭議。但更需要注意的是,這絕不是一種正當化的行為,以審美不同為由,搬出黑L歷史,去傷害這些少數族裔。

除了跨種族coser會被某些網友網暴以外,一些畫少數族裔的畫師也會莫名被扣上種族歧視的標簽。

盡管迪士尼動畫電影《魔法滿屋》在全球范圍內的票房成績并不算優異,但其劇情和美術仍有不少可取之處,因此也多多少少收獲了一批愿意對其進行二次創作的畫師。

在日本,就有一位畫師為《魔法滿屋》中的「馬利加家族」繪制了一副溫馨的同人圖。

乍一看,這位畫師還原了每一位角色的性格、神情,她們的目光所及,也暗示了角色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一張非常契合原作的同人。然而,就在畫師將該圖公布不久,大批美國網友奔至其評論區中怒斥這位日本人胡亂上色,淺化了拉美人的膚色,有種族歧視因素。

由于這位創作者向來不想惹事生非,在得知自己的同人圖引起網友們的不悅后,這名畫師就以刪圖的形式表示致歉。然而,正當網友們以為這場風波會就此結束的時候,大批拉美網友選擇站出來聲援日本畫師,并怒斥美國網友擅自將他們定義為黑人(南美洲民族成份復雜,各色人種皆有)。

當然,這還不是某些種族主義者最魔怔的地方。 在他們的圈子中,流行著一個叫「blacktober」的標簽,是畫師專門用于將日式ACG角色的人種更改成黑人的標簽。

《鬼滅之刃》中的彌豆子、《火影忍者》中的卡卡西、《美少女戰士》中的主角團等這些我們熟悉的亞裔角色,都在「blacktober」被黑化。若不是以那些極具特色的發型為標志,路人網友們還會以為少數族裔的原創動畫崛起了呢。

如果說對現有角色進行二創是網友的個人行為,尚能用「創作自由」去解釋的話,那麼關于角色膚色的輿論能夠左右官方的行為,就是對「創作自由」最大的嘲諷了。

關于這樣的典例,僅是日本ACG領域就有非常多。例如「迷唇姐」是經典IP《精靈寶可夢》中的一個人形寶可夢,作為非人物種,理應和「種族平權」無緣,然而在一些種族主義者看來,迷唇姐那黑皮、厚唇、壯碩的體型,有影射黑人之嫌。

無獨有偶,在2018年播出的《精靈寶可夢日月》動畫中,小智就做出過為扮演寶可夢「投擲猴」,而將自己的臉和身體涂抹成黑色的行為。一些歐美觀眾看到該幕之后,認為這是一種「Blackface(扮演黑人)」的歧視[性.行.為],并在外網炎上了一波。

而對應集數也在當時遭到了「跳播」。

因此,《寶可夢》官方為了顧及歐美市場,消除爭議,要麼會刪除迷唇姐登場的集數,要麼特地準備一個特供版--- 紫色迷唇姐。

而像迷唇姐這樣被波及的角色還有很多,《七龍珠》中身為神仆、前期戰力還高于孫悟空、天津飯、小林等主角團的正派角色,也被扣上了「歧視黑人」的帽子。

甚至還有網友將其P成高飽和度的「神燈」。

幾乎能進入歐美網友眼中的黑皮角色,乃至其他含有少數族裔元素的角色,無論其是否明指種族、為何黑皮,都會被那些種族主義者標記為「種族歧視」。

但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顯然,那些自以為在伸張正義的網友已經陷入了誤區,此外他們也不過是以自己的標準(雙標)制定所謂的「平權」,并強行讓他人接受這樣的標準。

事實上,這樣的矯枉過正,就像一種變相歧視。迷唇姐和投擲猴皆非人類,卻莫名被打上了「黑人」的標簽, 這是否可以反推出在這些種族主義者的眼里,黑人就不等于人類呢?

而在近幾年的歐美影視圈當中,少數族裔也莫名開始飾演起一些本不屬于他們膚色的角色,其實只要稍加思考,無論是誰都能意識到這樣的做法絕對稱不上正確。

然而在平權趨于魔怔化的當下,人們已經無法對這樣的行為做出指責,因為在某些人看來,少數族裔就是一個天然的屏障,容不下一絲「反駁」,若是讓他們脫離了上層給予他們的「優異資源」,那你就是在歧視少數族裔。

因此,即便是那些創作者們知曉市場的主流審美,仍無法自由地將其融入自己的創作當中,那些所謂的包容,正一步步扼殺創作的自由,甚至將一些已然固定好的創作,強行變成多元。

創作者早已確定好角色的種族、容貌,乃至生死,但在「平權」下,他們也可以隨意變換,成為黑人、黃人、藍人。創作自由早已被限制在那些條條框框里了。

03.結語

說到底,上述的這些「黑化」行為之所以不得待見,是因為這樣的行為既有審美上的沖突,也有歷史遺留的因素,在這樣多重矛盾的基礎上,一批人傷害了另一批人的權益,錯誤的思想禁錮了創作。

而值得注意的是,cosplay、繪圖、影視制作又是不同的領域。

cosplay作為一種現實愛好,本身就受各種條件制約,因此真正的尊重就顯得尤為重要。無論是什麼膚色的人,都有喜愛的自由和不喜愛的自由,也有角色扮演的權利,因此無論怎樣的cos,都不應該成為一種人身攻擊的理由。

否則那位以腦洞著稱的泰國小哥,他用上身體所有部分去傾情演繹的作法,又是否涉嫌把二次元「低俗化」呢?

但繪圖、影視制作則不受現實的限制,創作者任可天馬行空,去創作現實中不存在的故事。既然創作是自由的,那些有能力,又渴望平權的創作者們,為何不創作一些符合少數族裔理念、審美的作品和角色?反而要將那些并不契合他們的角色,強行轉換成符合自己理念和審美的角色呢?而這不同樣是一種矯枉過正嗎。

如果說真有一個標準去限制創作的話,我所能想到的,也只有尊重歷史了。

而在這樣的基礎上,讓各色的人種,飾演與他們相符的角色,用更優秀的創作,表達不同人種,且積極的價值,是對自由和平權最好的詮釋。

當然,動漫也是同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