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作品也能製作欠費到這種程度!一月新番一度讓人期待感拉滿的這部動畫,最終翻車了

在一月新番的資訊放出的時候,有這樣一部動畫,雖然放出的資訊寥寥無幾,但放出的每一條資訊都讓我無比興奮。

「神山健治監督」、「少年犯罪題材」,並且,它還有個看上去很意義不明的名字——

《永遠的831》

我看到這個動畫的名字,就聯想到了《涼宮春日》中「漫長的8月」: 831是8月31日,永遠的831就是這一天很長的意思咯?

看完動畫之後,我對其名字的理解得到了印證,但是,我對它寄予的所有期望,全部落空。

很難想象,神山健治居然搞了這麼個難看的東西出來。

《永遠的831》的故事發生在大災難之後的日本,男主是一名大學生兼送報紙的。

在生產力凋敝、社會倒退的日本,大多數人只能通過這種半工半讀的方式才能上大學。

至于這個大災難具體是啥,很遺憾,直到最後動畫也沒給個明確解釋。

男主擁有停止時間的特殊能力,而這個能力的發動條件是「憤怒」,沒錯,我沒開玩笑,他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可以停止時間。

擁有時停能力的他,既沒有去找心愛的壓路機,也沒有用來幹一些在這裡不能明說的事情。

他用這個吊炸天的時停能力,去收一些老賴的報紙訂閱費用。

在災後的日本,紙媒似乎重新成為了主流的資訊獲取管道,而他們這些送報紙的,就擔當起了NHK收費員一樣的角色。

有些老賴是因為被電話推銷忽悠著訂了報紙,有些老賴則是仗勢欺人,但不管理由如何,男主這個無情收費員只管用自己的時停能力完成任務。

他這樣的平靜生活似乎一直會持續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發現,有一個少女能在他的時停中活動。

他那原本停止的時間齒輪,從這一刻開始,像賽車輪子一樣向前瘋狂轉動。

要說這《永遠的831》最顯而易見的槽點,當然就是那欠費的製作。

這不是TV動畫,是一個100多分鐘的動畫電影,還是WOWOW電視臺開台的30周年紀念作品。

我是萬萬沒想到啊,一個紀念作品也能製作欠費到這種程度。

這個動畫是個3D動畫,其3D建模水準簡直夢回十年前,我敢說《攻殼機動隊SAC》動畫開頭那個3D都比它好看。

人物建模一個個像患有多動症,一會不搖擺就渾身閒不住。

至于面部表情、背景光影這些東西,我都已經不想點評了,因為看動畫的時候我如果真的糾結這些,恐怕就給當場氣掛了。

欠費的製作,咱可以把鍋甩給資方,神山哥哥可以撇清關係。那神山哥哥本人在本次動畫製作中表現如何呢?

神山健治本次的發揮,和資方那貧瘠的經費,就是一對臥龍鳳雛,令人不得不感慨日本動畫業界優秀的匹配機制。

《永遠的831》最顯眼的問題, 莫過于那個在開頭就提到的「大災難」

神山不僅從頭到尾都沒解釋這個大災難是啥,整部動畫看下來,我甚至都很難看出一點災後感。

除了男主上的大學經常沒有老師上課之外,日子還是照常過,手機和移動網路什麼的也沒斷。

當然,光是這一點,我還可以用腦補給敬愛的神山哥哥打上補丁:

無論所謂的大災難是地震、海嘯、核事故,都無法讓日本擺脫漫無止境的日常。

當二戰戰敗、而日本卻依然靠著當狗進入富足的現代社會之時,「大災難」、「最後的一擊」這樣的概念就已經跟著宏大敘事一起死了。

吐槽完了這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背景,咱們再來聊聊令人摸不著頭腦的特殊能力。

顯而易見,男主和女主都會時停,男主時停的發動條件是「憤怒」,而女主的時停發動條件是「die體驗」。

如果她即將面臨die,例如被人瞄準開槍,她的時停就會發動,這個能力簡直就像把白金之星縫在了迪亞波羅這種慫貨身上會衍生出的能力。

他們可以在彼此的時停中自由活動,這個我沒什麼意見,他們還可以通過「干涉」使特定的人在時停中同樣可以活動。

雖然動畫中也沒展示他們是如何干涉的,但考慮到另一個時停帶師曉美焰也會一手「摸誰誰能動」,我姑且就放過這個疑點。

但最讓我無語的是,時停期間,網路信號沒有,手錶指標停轉,但碼錶還能正常運轉。

男主甚至還能用手錶的碼錶功能計算自己的時停時間!這是什麼雙標時停?

當然,我對著《永遠的831》的背景設定、能力設定狂挑一堆毛病,其根本原因只有一個—— 動畫的故事講得太爛了。

但凡這故事好看一點,我也不至于去挑設定的毛病。

這個故事,用說教代替了論證,用一個個單獨的事件取代了敘事。

考慮到大多數讀者在讀完本文後應該都不會有親自去補這個動畫的動力,我就直接在這裡把這動畫主線故事透出來了。

女主她哥,是831組織的頭領,這個組織宣揚的口號,是要讓日本這個「永遠停止在8月31日、沉浸在永遠的暑假中」的國家重新開始轉動。

而他所採取的方式, 是利用妹妹的時停能力去劫人。

他的劫走對象都是些大財團的老闆,最後的劫走物件,是日本總理。

因為尋找女主,男主在一次劫走中偶然闖入,被他強行拉入夥。

拉男主入夥是為了利用他的時停能力,如果要用妹妹的時停, 他必須親手對妹妹開槍,置她于死亡威脅中,才能觸發她的時停技能。

這老哥也跟男主談心,向他訴說自己的苦逼過去: 他的父親是個主張向富人加稅改善民生的議員,喜聞樂見背後中八槍自盡。

妹妹那時也差點被人掐掛,她就是在那個時候覺醒了瀕死時停。

老哥認為,這些既得利益者為了讓自己的地位永存,不惜停止了整個國家的時間,帶著大家一起沉浸在永無止境、無需負責的暑假中,接著奏樂接著舞。

有男主的時停相助,他成功綁到了總理,可總理看起來一點也不驚慌,甚至還跟他拉起了家常。

看起來,在他父親還在世的時候,總理和他們家關係很深。

他劫走了總理,向政府勒索了一大筆贖金,但這贖金不是給他自己的,是要作為賑災資金發放的。

可他的所作所為,絕非僅僅只是為了他嘴裡的那些「大義」。 在劫走那些財團的老闆之前,他已經做空了對應的股票,大賺一筆。

然後,拿到贖金之後,他如約放人,利好消息放出疊加政府放水(賑災資金發放),他又通過低價撿這些公司的股票然後高價賣出,實現一魚兩吃。

日本的時間有沒有向前我不知道,總之這老哥是贏麻了。

最後,被利用完一通之後再被拋棄的男主,在猶豫要不要把他[偷.拍]的視訊上傳網路,視訊內容是老哥和總理的對話。

他想要讓時間不再停滯,可他自己卻承受不了這個後果:眾所周知,搞解密的人,下場一般都是背後中八槍自我了結。

這時他收到一個快遞,裡面有一大筆錢和一把槍,那把槍就是她哥拿來觸發她技能的槍。

他最終沒能把視訊上傳,而是去找了女主,把那把數度停止她時間的槍丟入湖中。

然後,他們倆牽起小手,兩人的時間,從這一刻開始流動。

如果僅僅只看這個故事框架,其實還算可以。

女主老哥這個形象就是典型的 「嘴上都是主義、心裡都是生意」的上層,他的行動根本不是要發起社會變革,只是以此為幌子恰爛錢,順便為父親復仇。

為此他甚至不惜對親妹妹開槍,實屬人間之屑。

最可笑的就是,他宣稱要讓日本停滯的時間重新流動,採取的手段卻是在時停中直接綁票。

他自己,也是讓時間停止的原因之一,而男主和女主則是時停的執行人,是被蒙蔽、被利用的底層。

時停雖然是上層的意志,但最終的執行者,其實這些同樣被富足的現代生活溫水煮青蛙的國民。

我承認,這部動畫立意還挺高的,達到了神山哥哥一貫的鍵政水準。可正如我之前所總結的, 它空有說教而無論證,空有事件而無敘事。

要我說的話,這部動畫本身也跟女主老哥有一定相似之處,滿口都是大道理,沒有一點點論證在裡面。

動畫對「大災難」及其對日本的影響幾乎隻字未提,對女主老哥這一重要角色的塑造也是乏善可陳,觀眾幾乎只能通過他的「正義演講」來了解這個人物。

女主更是跟個花瓶一樣,大抵是因為需要一個美少女角色,所以神山哥哥就在這裡給觀眾擺了個美少女出來。

男主的塑造還算有頭有尾,可全程看下來, 看不出他的一點點成長,從頭愣頭青到尾。

我想,姜文那個「餃子和醋」的比喻放在這裡就很合適,《永遠的831》已經不是不給觀眾上餃子,直接上一碟醋了。

而是神山把飯館都砸了,原地給你修了個工業化制醋廠,然後把制醋廠的龍頭直接塞觀眾嘴裡。

連個吃飯最基本的環境都不留給觀眾了,觀眾怎麼可能買賬呢?

一個動畫作品,空有表達而無立意,還可以讓觀眾看個樂,但如果空有立意而無表達,那就是純純的折磨觀眾了。

畢竟,動畫做出來就是要給觀眾看的,如果連觀眾都很難理解導演在表達什麼,這玩意和導演的自嗨,有什麼區別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