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餅】#藕餅同人文:老婆偷偷生下孩子後(9)

【藕餅】老婆偷偷生下孩子後(9)

文/ 吃番茄大戶

——————————————————————

龍宮美人偏頭,銀藍的長髮飄浮起來,被禁錮發出難以承受似的呢喃:「……嗯……不……」

哪吒碎吻他細白脖頸,嗅著溫雅的氣味,近乎迷戀惡狠狠道:「你他媽做什麼事都瞞著我,你還有沒有心?嗯?睡完男人就像扔垃圾一樣丟在一邊,你他媽……」

敖丙閉著眼發抖,身子酸軟得要命。

哪吒探手仔細摸了摸,帶著惡意低柔道:「這麼濕,想要?」

敖丙卻極端克制,使出渾身力道推開他。

龍宮冰美人掙扎籠住衣襟,顫著身子扶著粗糙的珊瑚,垂眸輕聲道:「你走吧。我答應你。」

「無論生死成敗,我都允你的親事。」

儘管情I欲糾纏,哪吒的眼是同樣清醒而淡漠,卻隱隱多了幾分無奈溫柔。

他們沉默很久,彼此明白有些事不得不去做,當成年後擁有自己獨立清醒的意志,卻發覺前路更為迷茫不甘。

夜晚陳塘關海邊的星幕似上好絨布,顆顆碎鑽閃爍天際。

他們度過甜蜜混亂的新婚之夜,這亦是敖丙頭一回清醒體會到那事的妙處。

敖丙靠在他堅實的胸膛上,伸手輕輕觸碰被自己一劍刺出的傷口,銀藍的髮絲蓬亂粘在肌膚上,閉上眼呼吸仍顫抖不穩,面容卻不若從前的蒼白,變得些許瑩潤饜I足。

哪吒抱著他的靈珠,銳黑的指甲收攏,掌心多了一道血紅綾緞,在昏暗天際下刺金如流光。

他以混天綾束起敖丙銀藍如流水的長髮,在新婚的美人耳畔低柔說:「不要再令任何人見你披下頭髮。」

敖丙睜開濕潤泛紅的眼睛,靠在他懷裡竟是難得溫馴,沉默著當是容許。

接下來的後半夜,他們過得很沉默,換著不同的姿勢做,敖丙攀附著哪吒的身I軀,顫抖著唇親吻他心口的傷處。

達到頂峰時迷I亂到無暇顧及,敖丙纖細優雅的脖頸被叼住,以極為可怕的姿勢承I受。

可沒有人在這個時候還會覺得甜蜜,只是無窮的沉默。

哪吒撫著敖丙的腹部,沙啞溫柔道:「倘若有了……」

他在敖丙掌心寫下一個字。

敖丙清澈泛光的眼睛看著他,十指交扣,只是說道:「你該走了。」

天光乍現與濃厚雲層間,漆黑天幕被燦金陽光撕裂。

哪吒破開結界,身姿如芝蘭玉樹,他望著東海濤濤波瀾,新婚美人已不見蹤影。

他面容淡漠踏著烈焰騰飛的風火輪,霎時扭曲空間,再回首已去千里遠。

……

一月後,東海玄鐵碎裂成齏粉。

鎮壓千年的妖族出世,日月無光,群魔呼嘯亂舞。

享樂多年的天庭眾仙遭遇此劫,一時間慫得人人自危。

天帝震怒,果決降罪於東海。

元始天尊下天劫咒滅殺龍王太子,豈料東海群妖早有準備,借助留存的混元珠之力吸收天雷,趁機撕裂空間逃往蓬萊。

混元珠擁有不世之能,乃天地存亡大忌,本已為元始天尊分離,豈料尚存世間。

天帝降罪哪吒三太子,命其于天道之下靜思己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