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餅】藕餅同人文:老婆偷偷生下孩子後(1)

【藕餅】老婆偷偷生下孩子後(1)

文/ 吃番茄大戶

——————————————

幼龍現今不過七歲,未曾見過生父,只聞他肉身成聖,後參與封神大戰去也,如今斬將殺敵,未有負者,但聽只要是大羅金仙以下者,俱是一擊必死,年少精悍無人出其右。

小龍生於龍宮之中,只聽說她出生那日,阿爸近乎力竭,去了半條龍命才誕下的孩子,與阿公一道如珠似玉的寵著,時常團著粉色的小龍梳理脊背初生的絨毛。

幼龍古靈精怪得很,最愛做的,便是上岸欺負陳塘關的小童。

不過由於阿爸的教導訓誡,小龍勉強是聽話的,紅繩紮一對花苞髻,軟白的肚上覆著潞綢的紅兜兜,頂多便是與那群小童翻繩花次次都贏,臉上沾了泥巴,討了糖畫嘎吱嘎吱吃,笑得極是嘚瑟。

特別是那幾個說她壞話的小童,給她偷偷教訓一頓,嚇得屁滾尿流,幾日都不敢出門見人。

偶爾阿爸化成人身,清俊的公子遠遠在茶樓上往下瞧自己的龍兒,總是難得清淡一笑,那情緒似雲山霧罩,眉眼瀲灩微瀾。

可那麼小的孩子,自然不懂阿爸心裡想著什麼。

阿爸身子弱些,自打生了幼龍,體內虧空猶未嘗補上,能陪著她一道頑的時候總是有限的。

但小龍總是珍惜與阿爸一道的時光。

阿爸的真身是一條銀白纖細的龍,身上泛著幽幽冰藍的光芒,脖頸是纖敏的,一雙龍眼圓潤而碩大,泛著朦朧的水光。

他帶著剛出生的小龍遨遊在海底,時而上浮,時而下潛,翻騰起滿江雪白的浪朵。

幼龍極是聽話,知道她阿爸和父親鬧得不開心,便決計不願在阿爸跟前提起生父。

只聽聞那紅髮男人把截教鬥得節節敗退,殺伐果斷,淩厲而淡漠,是戰無不勝的三太子。

李靖曾來龍宮看孫女,只這孩子認生得很,真身也不過兩臂長,躲在阿爸身後露出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尾巴在身後甩來甩去,腮邊鼓鼓的。

即便是條小龍,可那眼睛上挑得淩厲,在女孩面容上則帶點英氣,面容與哪吒幼時一般無二。

李靖便心下確認,這就是李家的孩子,是哪吒的孩子。

李天王就想,假使這孩子出生在天庭,或許照著家中教養,便是落落大方的颯爽英姿。

只可惜龍宮總愛把孩子養得太過馴服溫和。

如同敖丙,瞧著氣質冷,實則再無辜柔軟不過。

敖丙向來知禮溫和,不比哪吒桀驁淡漠,見女兒怯怯的,便同李靖拱手歉疚道:「天王不若多來龍宮作客。」

他揉了揉小龍的腦袋,淡淡歎息一聲:「這孩子生性有些怕生,還是多熟稔幾日才好。」

看他這般,卻知氣早就消了,雖這幾年敖丙也沒少打聽太子在戰場上的勇武戰績,聽罷卻總是面容清淺。

李天王心裡暗罵那孽子,當年因封神之事,哪吒脾氣暴戾桀驁,雖只對敖丙溫柔,卻難免磕碰,與龍宮太子爭吵後逕自離去。

神仙一去幾年不過彈指虛晃,可這肚子留的種不等人,幼龍落地從哇哇直哭,到如今能說話了,這個當父親的脫不了身,也不得回。

三太子與敖丙的關係也這麼僵持著。

先頭還能說是兄弟情誼,如今孩子都生了,還是不名不分的,正神金仙小神們都瞧著看著他家與龍宮的那點姻緣破事……

這幾年,李靖每逢路過,便要給孫女帶點零嘴,凡間的各色連環畫,仙界的壽桃金蓮藕,五花八門的,龍女也與爺爺混熟了,與哪吒相類的頑劣脾氣暴露無遺,竟敢盤在爺爺脖子上嘚兒駕!

只是李靖慈祥得很,不知為何,竟是一點也不捨得說這幼龍。

幼龍無憂無慮,在東海龍宮裡亂竄,只是隨著年紀增長,繼承自父親和阿爸法力更是愈發強盛。

為此阿爸不得不用海螺封去她大半的法力,才得叫她上岸與那些小童們頑,只怕一不小心把人族幼兒弄傷了。

如此放心,也因憑這龍族強勁的肉身,和生父賜予她的敏銳直覺,即便是凡人中的高手也奈何不得。

本想著不過幾裡地,出不了亂子,可幼龍卻與截教金靈聖母的大弟子佘元起了矛盾,蓋因其欺辱陳塘新任的總兵,而總兵的女兒是幼龍的友人。

龍女見友人哇哇大哭,不由勃然大怒,嗷得一下化出真身,不知輕重便要咬人。

佘元是何等大將?紂王尚且怕他三分,此番來陳塘關也是避難,卻並不畏懼一條不知父母親族,連乳牙都未脫的幼龍!

天空烏雲密佈,是不是忽閃著冷白的閃電,他生得赤發獠牙,一手金光銼舞得赫赫生風,要把這條幼龍剝皮抽筋以洩憤。

幼龍被狠厲捉住尾巴,嚇得逆鱗豎起,一雙類似生父的眼睛更是瞪得如銅鈴一般。

氣壓沉沉,百姓嚇得閉門不出,陳塘關再次如死城一般。

佘元瞧見這雙眼睛,便莫名想起那個差點把他打得魂飛魄散的青年,如是愈加憤懣,作勢便要把幼龍一切為半。

便在此時,紅髮男人冷冽的聲音從身後響起:「佘元,你還不伏誅!膽敢在此屠戮陳塘百姓!」

佘元聽聞這低沉的音調,一時嚇得魂飛魄散,他不會忘了自己是怎樣被這個脾性暴戾的青年玩I弄於鼓掌之中,若非聖母娘娘的保命靈寶,他怕是早就活不到今朝。

幼龍性凶得狠,趁他不備一口咬穿了佘元的肩膀,一時間藍血淋漓而下,幼龍滑不留手得以脫困,在空中盤旋一會兒脊背的絨毛和瞳仁已經被嚇得豎起來。

紅髮男人身材精悍,像上位者一般漫不經心看佘元兀自掙紮。

青年生性戾氣傲性重,此生最不屑眾仙口中所謂光明磊落予敵痛快之說,只等這罪孽深重之徒受夠痛苦,才肯放他灰飛煙滅。

幼龍被阿爸敖丙寵得修煉不過關,龍身不能吐人言,如今受傷在身不能化人,嘴裡嗷嗚嗷嗚對著紅髮男人叫著。

可那小龍卻遲遲不肯離去,他神色淡淡,絲毫不放在心上。

這世間的龍不說千萬,臨近東海,于神仙卻是不少見。

紅髮青年當著幼龍的面,淩厲結果了佘元,只用了一杆火尖槍,乾坤圈與混天綾都未出。

可見其戰無不勝的傳說並非虛言。

敖丙趕來時,龍兒已奄奄一息,一時間心潮澎湃,怒火頓生,化作一條銀白泛藍的龍騰空而起,氣勢極為淩厲。

紅髮青年難得擰眉,卻見多年未見的心上龍盤著那條驚恐的小龍,給它舔舐脊背上新生的鬃毛。

不過須臾一瞬,紅髮青年便已至前,望著敖丙沙啞道:「你……」

卻見敖丙怒極,一甩龍尾,少見的對他清越吼出聲,叼著嚇作一團的幼龍扭頭回了龍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