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20年前作品的重製版,將這個矛盾的角色一分為二了

作為一部在原作發售後20年才問世的重製版遊戲, 《月姬R》交出了一份滿分答卷。

誠意滿滿的製作與原汁原味的愛爾奎特線讓老玩家心滿意足,符合時代背景的改編與調整也方便新月廚直接入坑。

作為一個被愛爾奎特的魔眼魅惑過的老死徒,我個人肯定還是更喜歡經典的公主線和傻傻的愛爾奎特。

不過,今天咱們不聊公主線,也不聊我最愛的愛爾奎特, 咱們來聊聊「女大十八變」的希耶爾。

相比老版《月姬》,《月姬R》中的希耶爾線文本量顯著增加,即使沒有專門統計字數,我也能從章節數量和章節耗時上有一個直觀的體驗。

在《月姬R》的希耶爾線中,蘑菇塞進了很多完善《月姬》世界觀的資訊。

同時,蘑菇也刷新了《月姬》世界觀下的戰鬥力表現:失戀發飆的「光之巨人」公主直接讓東京退行為蠻荒之地,某神秘kill人鬼表演第三宇宙速度捅掛點。

可是,相比這些宏大而誇張的夢幻演出, 希耶爾線最讓我注意的,是希耶爾這個角色的「再生產」。

相信不少和我一樣看過老版《月姬》的讀者都有一樣的感覺:原本的希耶爾,在《月姬R》分成了兩個。

一個是渴望平常幸福的 希耶爾,一個是抱有執念的復仇者 諾埃爾

無論是哪個版本的希耶爾,都有一個黑暗悲慘的過去:

被羅阿附身的她,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親手幹掉了父母,將自己居住的小鎮化為血海。

從天而降的純白死神終結了這一代羅阿的生命, 卻沒有完全破壞她的身體。

在教會裡醒來的她,身體被教會用酷刑折磨,靈魂被幹掉至親、屠戮家鄉的罪惡感折磨。

就像是上天在跟她開玩笑, 此時她的身體反而因為羅阿而獲得了不死性,因此她連死亡這唯一的解脫都無法擁有。

用盡一切酷刑也無法幹掉她的教會,因其忍耐力轉而將她奉為聖女,她從此成為了埋葬機關的一員,化身斬殺吸血鬼的劍刃。

希耶爾這個角色身上,天然帶有一種矛盾性。

黑暗悲慘的過去,賦予了她復仇的動機,她會為了幹掉吸血鬼無所不用其極,像鍛造劍刃一樣錘煉自己的身體。

她的終極目的,是幹掉羅阿,解除自己身上不死的詛咒,然後像正常人一樣以die贖罪。

可是,在那之前,她作為麵包師的女兒安穩度過的十幾年,卻讓她心中始終無法割捨常人的幸福。

即使她的罪惡感不允許她這樣獲得幸福,她也想再一次把那種平凡的幸福握在手中。

希耶爾內心中的這種「左右互搏」,在老版《月姬》中體現為她自身的矛盾性。

她與遠野志貴的所有接觸,從最開始就帶有明確目的: 她懷疑身為遠野家長子的志貴就是這屆羅阿。

所以,她要監視他,將他置于掌控下,方便隨時取走他的性命。

在監視的過程中,希耶爾逐漸在遠野志貴身上找到了她渴望的幸福,同時,羅阿也似乎另有其人。

就在她以為自己即將抓住幸福的時候,羅阿逃竄到了志貴身上,她不得不面對自己的摯愛與仇敵合二為一的痛苦抉擇。

在《月姬R》中, 希耶爾身上的矛盾性被大大削弱了。

《月姬R》雖然基本保留了愛爾奎特線路的原狀,但也做出了一個肉眼可見的改變:

愛爾奎特線路中,希耶爾的大部分戲份,都由諾埃爾代勞了。

這種微妙的改動,暗示了一件事情: 希耶爾並沒有對遠野志貴進行持續的監視,當她確認羅阿另有其人後,就不再有意接近志貴。

只有進了她的線路,志貴主動過來撩她,她才開始與志貴接觸。

對比在希耶爾線瘋狂搶戲的某蠢公主,希耶爾真是太講武德了。

而在自己線路中大展身手的希耶爾,對志貴更是給予了無限的關心。

雖然她規勸志貴遠離公主多少有點搶男人的意思在裡面,但她也是真的不希望志貴置身危險中。

對比在這條線路中故意讓志貴陷入險境的公主,更能體現出希耶爾的好。

到了後期,發現四季的屍骸之後,身為觀眾的我們都覺得,志貴鐵定就是新羅阿了,希耶爾還在幫志貴開脫,甚至為此和搭檔諾埃爾大打出手。

直到完全實錘志貴就是羅阿之後,希耶爾才過來處刑,處刑快要成功了,自己卻先繃不住了,嚶嚶嚶了起來。

《月姬R》中的希耶爾確實對羅阿懷有刻骨的仇恨, 但這仇恨完全無法抵過她對自身幸福的追求。

在老版《月姬》中的那個復仇者的側面,似乎被完全剝離了出來,獨立成為《月姬R》中諾埃爾這個角色。

在《月姬R》中初見諾埃爾,大多數玩家的印象都不會差, 因為她實在是太會了。

自帶年上系、老師屬性,一上來就對志貴口出虎狼之詞,比起鐵憨憨公主、悶s學姐、傲嬌秋葉,直接油門踩到底、車速拉滿。

咱們這些lsp,可不就喜歡這一套嗎?

後來,她又因為太菜而成為玩家們的樂子:揮舞槍斧需要加輕量化魔術、只能清清雜兵、被伏洛夫抓住吸血……

「又菜又愛玩」,這是玩家對她的第二層印象。

直到希耶爾線的後期,蘑菇才圖窮匕見,把諾埃爾的真面目暴露出來。

她和希耶爾見過同一個地獄, 因為她就是希耶爾那個小鎮上的居民。

那一天,套著希耶爾皮的羅阿扮演加害者,而她是個純純的受害者。

諾埃爾確實是又菜又愛玩,為了向吸血鬼復仇,她拼了命加入教會,成為代行者。

可她並不像希耶爾一樣天賦異稟,就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在這個非人的戰場上如魚得水。

她必須得和希耶爾這個曾經的仇敵結為搭檔,才能渾水摸魚,勉強在這個滿是怪物的戰場上活著。

因為無法向強者舉劍, 她只能將怒火發洩向那些比她更弱的雜魚——底層吸血鬼、吸血鬼的幫兇……

在志貴面前,她以非人的方式折磨著這些弱者,好像這樣就能將她當年的痛苦如數奉還。

而當希耶爾開始追求幸福、不顧任務之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

在她看來,犯下如此大罪的希耶爾,只能通過永無止境的戰鬥來贖罪。

她能接受身為戰鬥機器的希耶爾作為隊友,一旦希耶爾試著去取回「人性」,她就只能將其視為仇人和背叛者。

為了和庇護志貴的希耶爾對抗,她受人誘騙,注射了死徒化藥劑,墮落為她最憎恨的吸血鬼。

一心向吸血鬼復仇的她,最後卻為了變強成為他們的同類。

兩人的廝殺,正是老版《月姬》中希耶爾內心自我博弈的具象化。

一個矛盾的人物形象,只要能夠成立、足夠讓人信服,在文學上就是成功的。

然而,《月姬R》卻選擇將希耶爾這個原本一體兩面的角色拆分為倆不同的角色,減弱其矛盾性。

這一安排十分有趣,值得玩味。

首先,毫無疑問, 這個改動讓希耶爾的形象變得更加討喜了。

在她是一個文學形象之前,她首先是GALGAME中的一位「可攻略角色」,蘑菇必須要想辦法讓玩家喜歡上她。

她原本形象中復仇者的那一面,放在一個文學形象上很有味道,但放在GAL女主的身上就會削減其魅力了。

和文學作品的讀者不同,GAL玩家往往對男主的代入感更強,因此,對女主形象也就更加敏感。

「我隔著螢幕對你付出真心,你卻是因為想監視我才靠近我」,這種感覺,擱誰身上都不好受。

所以,老版《月姬》中,希耶爾的人氣遠不及愛爾奎特,在自己線路的GE還被愛爾奎特搶男人,屬實沒牌面。

蘑菇將希耶爾不討喜的獨立為諾埃爾這個角色,然後,給諾埃爾打上各種玩家喜聞樂見的標籤:

色氣老師、又菜又愛玩、迫·害·對象、蘿莉形態……

對這樣一個長在大多數人XP系統上的角色,玩家們的惡感不會太高,即使看到她的那些極端行為,也只會歎一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諾埃爾不僅分走了希耶爾身上復仇者的那部分,還與希耶爾的形象形成了一個對比。

蘑菇直言,塑造諾埃爾這個角色,是為了塑造一個《月姬》世界中的普通人。

希耶爾則是怪物那一側的,在《月姬R》中,還正式給出了希耶爾的官方資料:一拳50噸的出力,許多假面騎士的騎士踢出力也就這個量級。

怪物在追求常人的平安喜樂,最終如願以償,揮別不死的詛咒。

無論與戀人在朝陽下邁向新生活,共用白日之碧,還是在夜空下平靜地赴die,獻身換來夜之虹僅此一次的閃耀。

對她來說,都是了無遺憾的結局。

普通人以仇恨為燃料,驅動自己羸弱的身體,涉足非人的戰場。

經年累月,仇恨早已將她的內心扭曲為怪物的模樣,到最後連同身體一起墮落為怪物,也許只是時間問題。

心向著普通人的怪物,最終變回人類;心懷仇恨的普通人,最終將自己扭曲為怪物。

借著這一對角色,蘑菇似乎又從另一個角度,拓展了自己「人類皆強大」的理念:

重要的不是有一副人類的軀殼,而是不能丟掉自己的那一顆人心。

最後,《月姬R》的這個改動,無疑也是對這個時代的妥協。

即使《月姬R》中的希耶爾,依然被某些玩家稱為「壞女人」,因為在實錘志貴是羅阿之後,她對志貴設下了圈套。

美少女類作品的受眾,對美少女的忠誠度的要求與日俱增。

從最開始的「美少女為中心的故事」,到 「男主與美少女交互的故事」,再到 「美少女必須忠于男主的故事」

美少女對男主的任何「不忠」行為,都會成為觀眾眼中的「黑點」。

老版《月姬》中的希耶爾,在20年前那個時代就不是「版本答案」,要是原封不動地搬到現在這個版本,只能說明蘑菇沒動腦子。

時代在變化,受眾更新換代,提出的需求也日新月異,沒能踏上新時代的船的舊作,將會被時間拋棄。

《月姬R》就是一部成功在新時代的船上搶到船票的作品,對希耶爾這一角色的改動,正是其為了適應新時代而自我改造的集中體現。

它不僅跟上了新時代的步伐,也最大程度上保留了自我,這或許是所有重製版作品的終極追求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