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去「媚宅」的外殼,《更衣人偶》給動畫宅留下了什麼?

2010年的秋天,《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麼可愛》開始在東京首都電視臺放送,這部改編自同名輕小說的電視動畫將一個愛好宅文化卻礙于宅文化地位而對其諱莫如深的女國中生高坂桐乃展現在無數動畫愛好者的面前;在高坂桐乃身上「R-18妹系黃油愛好者」與「國中生模特」這兩個相去甚遠的標簽結合在一起,更是映射出當時宅文化愛好者將愛好與生活完全分割的求生方式。

12年過去,由女性漫畫家福田晉一創作的戀愛漫畫《更衣人偶墜入愛河》(以下簡稱《更衣人偶》)改編的同名電視動畫與曾經的《俺妹》一樣開始在東京首都電視公開放送;金發,辣妹,讀者模特,這個在外表上與高坂桐乃頗為相似的女主人公喜多川海夢卻在對待自己喜愛的宅文化上完全反轉,作者福田晉一在自己的漫畫里刻畫出了一個敢于大聲說出自己宅愛好的女高中生,熱情地將現代元素與宅文化結合,表達給了觀眾。

但在這份宅文化風貌變遷之中,《更衣人偶》卻并不似一些質量特別的作品在粉絲的擁躉下成為特別的里程碑,而是在沒有正式引進登上流媒體網站的情況下成為躍入蓮池的鯉魚掀起了又一場關于「媚宅」的風波。

在人云亦云聽到風波之后,其實很多不怎麼關注冬季動畫的觀眾會好奇《更衣人偶》是一個怎樣的故事,相關人員的指控的畫面在動畫中又是怎樣的一幅光景?

不似一些耳熟能詳的青年漫畫常常會將社會、倫理等相關題材摻入其中,《更衣人偶》雖然在青年漫畫雜志上連載,卻是一部純粹圍繞COSPLAY展開的校園戀愛漫畫,它故事情節簡單,登場人物也并不繁雜,所有的故事都圍繞著女主角喜多川海夢及其同僚的COSPLAY經歷。

在《更衣人偶》的漫畫中有許多關于COSPLAY的相關知識,例如cos服裝的制作,還原角色的妝容,這些內容都可以為不了解cos的圈外觀眾進行適當地科普。不過除了觀眾,男主角五條新菜并在故事一開始也是一位實打實的「圈外人」,他是一位在家族文化影響下喜愛雛人偶,致力于成為全職繪制雛人偶臉部的「頭師」。

日本的雛人偶

雛人偶是日本一種特別的人偶,一般會在每年3月3日,日本的女兒節時擺放出來,雛人偶文化略有繁瑣,且因為其特殊性雛人偶也會與女孩綁定在一起;五條新菜曾因為這種刻板印象受到傷害,不愿意辯駁的他在喜歡雛人偶的同時,在外對自己喜愛的雛人偶絕口不提。

與之相對的便是女主角喜多川海夢的設定,喜多川海夢是班級的焦點人物,放在其他作品里是被阿宅們稱為「現充」的角色,不過在現充的同時她也非常熱愛Galgame與動畫,傾慕著可以還原游戲角色的COSER。

喜多川海夢在現有設定上并不特殊,在其他作品中亦有「現充其實是二次元」類似的角色,但她愿意將自己的愛好與他人,甚至是陌生人分享,不介意外在目光,維護自己的心頭所好,這種真誠的熱情吸引到了不少漫畫讀者的喜愛。

就是這樣兩位待人接物完全不同的角色因為不同的愛好意外匯合,一同參與進COSPLAY的經歷促成了《更衣人偶》這部作品。

在1月16日,《更衣人偶》的第二話正式在電視臺播出后的第二天,一場關于「媚宅」的討論便甚囂而上。

這場圍攻仍然集中于女主角喜多川海夢的身上。為了COS服的定制,需要測量三圍等多項身體數據,喜多川海夢為了盡快開始制作COS服,通過互聯網尋找到了五條新菜的住址,穿著泳衣來到了新菜的家里……

這段劇情可以說是《更衣人偶》在連載初期福利最多的橋段,無論是原作還是改編后的電視動畫都對測量數據進行了詳細的描寫,目的明顯地細致刻畫自然而然讓不少對此抱有偏頗的觀眾聯想到常用來貶義的「媚宅」,認為海夢有現在的種種作為是源于作者不切實際的幻想,指認這些未能成功引進的電視動畫為「里番」。

「里番」在日語中原指「和電視臺或廣播電臺的節目播放時間和地點都相同的別臺的節目」,在漂流過海,語境變化之后里番在誤解之下逐漸演變成了「不能上電視臺的限制級動畫」;但無論是原意還是誤解,《更衣人偶》顯然并不能被強行劃分至里番一處。

無論是對于福利情節的指責,還是關于引進「里番」的誤解,熟稔日本動畫的觀眾早已見怪不怪;對于他們來說《更衣人偶》陷入爭議的內容放置在前十年的動畫作品中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同時大家也并不認為「媚宅」是一件壞事,日本動畫直面御宅族,作為用來盈利的商業作品,媚宅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抱有立場的爭論不會有明確的結果,但這場爭論對于《更衣人偶》來說實在無關痛癢,來自于日本海對岸的奇思妙想的指責也并不能影響到它在日本本土的成功。

在回到宅文化興盛的11區之后,《更衣人偶》依然會在每周六準時在日本電視臺晚間上映,而喜多川海夢,這個敢于大聲講出自己宅愛好的女主角也真切地受到了日本網友的喜愛;通過電視動畫的傳播,《更衣人偶》的原作漫畫銷量在亞馬遜等平臺擁有了明顯的漲幅,推特上眾多日本原畫師都繪制了關于喜多川海夢的插畫作品,同時也有不少coser開始還原喜多川海夢的形象。

動畫開播之后,原作漫畫的銷量持續走高

在這場關于動畫的爭論過后,《更衣人偶》原作漫畫的關注度得到了顯著地提升,這也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注意到除開COSPLAY與男女主的甜蜜戀情,這部漫畫依然有不少閃光之處。

其中最能與觀眾產生共鳴的是喜多川海夢在對待自己、對待他人愛好時的坦然,喜多川海夢是一個熱愛動畫,游戲的宅女,對于這些愛好,她毫不忌諱,大方地將其與自身形象綁定,從沒有因為過他人的偏見而對其絕口不提;

同時,喜多川海夢對其他人的小眾愛好也同樣抱有尊重,理解,面對五條新菜無意之間露出的雛人偶也沒有因為其特殊性而像新菜的發小一樣對男主角產生鄙夷,而是大方地接受,并承認了五條新菜堅持的愛好,這一點難能可貴。

這份對自身喜好的貫穿正是宅文化10年變遷中唯一不變的感情。

在保留自己心愛之物的基礎上,《更衣人偶》在創作中卻并沒有出現過圣地秋葉原,展現更多的是池袋、新宿這類充滿年輕氣息的地點;這并不是作者刻意營造文化遷移而作出的設計,相反的是正因為取材的COS展會,COS專柜在池袋、新宿,才能成就《更衣人偶》漫畫中這份充滿年輕的活力。

池袋acosta!就是福原晉一取材的活動之一,而現在這場展會也用《更衣人偶》做起了宣傳

除了本身的新鮮活力,作品本身對于COS的態度也同樣耐人尋味。對于喜愛角色,迫切希望成為角色的喜多川海夢來說,相比出一場成功的COS,如何還原自己喜愛的角色才是重中之重。這份完全從愛好角度出發的熱情也受到了不少人的喜愛。

除了漫畫本身透露出的作者想法,《更衣人偶》的成功也要歸功于制作公司CloverWorks的出色制作,作為動畫制片人的梅原翔太全力制作了這部動畫,優秀的畫面來自過硬的制作班底,為了動畫中不出現一些基本錯誤,CloverWorks還去到一家制作「雛人偶」的店鋪進行取材,找到知名coser伊織萌為首的幾位coser作為顧問。

值得一提的是ED的演唱者「あかせあかり」在MV中同樣COS了喜多川愛夢以及黑江雫

這些從原作漫畫中透露出的熱情,從TV動畫中洋溢的認真,都讓《更衣人偶》這部漫畫顯得來之不易。

客觀地說《更衣人偶》是一部帶有軟[色.情]意味的漫畫作品,她的軟[色.情]流于表面,可以吸引到無數對美少女產生好奇的路人觀眾,但在利用軟[色.情]吸引路人觀眾入門之后,陷于其中的粉絲便能從作品當中,尋找到最質樸的感情。這就是《更衣人偶》在開播兩周就口碑兩極化的原因。

《更衣人偶》并不是多麼出一無二的作品,作為日本一年產出的200余部動畫作品之一,她的成功與優秀也許只能停在2022年的冬季新番,雖然時間不長,但也足夠在這略顯冷清的冬天,將一份關于愛好的熱情傳達給屏幕前的每一位觀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