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之子重溫後,我又一次對這個故事感到反胃

最近重溫了一下《天氣之子》 ,在感歎新海誠超強的畫面之後,我又一次對這個故事感到無語,甚至有些反胃。我們姑且不去談「只要我能談戀愛,哪管世界洪水滔天」的價值觀到底合不合適,單就它的邏輯硬傷,就已經十分感人。為什麼它在某瓣上的評分超過7分,還是有將近半數的網友只給了不到3星,還被人瘋狂吐槽?

故事交代不清,不能自圓其說

《天氣之子》的劇情,在構建上就有非常大的問題,漏洞很多,甚至有些顧頭不顧尾。

這個故事,其關鍵設定之一,是男主離家出走、女主孤苦伶仃。可直到結束,我們都不知道男主為什麼離家出走,且女主無人照顧也很突兀。

從劇情中我們得知,男主之所以從家裡逃出來,是因為他已經厭倦了家裡的生活。他是被家暴?被嫌棄?被冷遇?我們無從得知,至少從動畫中我們推斷不出來。

如此處理故事的基本劇情,顯得有些過于粗糙。

同理,女主的背景故事也沒有處理好。我們只知道她母親生病去世,最後變得只能和弟弟相依為命。但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問題:他們為什麼在長達一年的時間裡,必須要如此生活?

既然後面出現了兒童輔導,那麼員警或者兒童保護組織就應該早已知道,女主姐弟已經處于無監護人的狀態,為什麼他們在這麼長的時間內毫無作為?顯然這一點很不合理。

另外,還有一個雖然很細節但很關鍵的道具沒有解釋清楚,就是那把槍。儘管警官草草提了一句,但並沒有對這把槍為什麼會突兀地出現在垃圾桶裡作出解釋。

動畫中只是說,這把槍是柴田丟的——柴田是誰?他為什麼把槍丟了?丟了之後為什麼沒人處理?這都是故事沒有交代的地方。這麼一個關鍵道具不講明白前因後果,會顯得很不合理。

當然,最令人無語的還是雲中世界的設定。如果想要在現實中嫁接這麼一個超自然體系,那麼一定要講好設定,至少也能自圓其說,否則觀眾如何能夠接受?

可偏偏《天氣之子》只是給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說明:雲彩這麼大,也許就應該存在一個獨立的生態系統吧……

太陽這麼大,也沒見有什麼生態系統在裡面啊……這個神邏輯直接把我整無語了。但為了能夠看下去,我硬是強迫自己接受了這個世界觀。

關于天氣巫女,也就是女主命運的解釋,基本都在老僧侶口中完成。這個僧侶說,「巫女的使命是治療天氣」,後面又說,所謂天氣,「本來就是老天爺的心情」,無所謂什麼異常不異常。

也就是說,人類想要天氣順著自己的意,那就必須有所犧牲,而天氣巫女就是幹這個的。因此巫女的獻祭,必不可少,這算是人類付出的代價。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動畫中人類的命運就是要接受暴雨,那麼晴天自然是逆天而為,所以必須要獻祭巫女;那為什麼獻祭之後,巫女還能回去?難道還能從老天爺口中奪食不成?那這個所謂的「代價」「獻祭」也太隨意了吧?

不僅如此。那個老僧侶說,人類誕生天氣觀測不過區區百年時間,而天氣巫女的傳統甚至有近千年歷史。可實際上,自從人類誕生農業之後,觀測天氣和氣候就是必修課,這豈是區區幾百年所能描述的?二十四節氣都能追溯到幾千年前,區區幾百年又算個什麼?

這種無視歷史、只顧自己心意,最後還無視他人為所欲為,這樣的世界觀,真是有霓虹特色啊!

人設性格與劇情自相矛盾

儘管在動畫中,我們始終不知道男主到底為什麼離家出走,但無論如何,他的家人已經報警,這也就意味著,男主家裡還很在乎他。否則如果他是個累贅,斷不可能還要報警,把他找回去。顯然故事在這裡很矛盾。

換句話說,男主離家出走,純粹就是自己作。

男主自己說,是受不了島上的憋悶生活——拜託,就因為生活乏味,所以就離家出走?理由還能再牽強一點嗎?難道他也心懷詩和遠方?那他不遠萬里跑到東京當「京飄」,這方向可就反了啊!

最關鍵的是,我也沒看出來他為了讓生活多姿多彩,幹了些啥啊?整日為一日三餐發愁,這絕對不可能比他在家裡更好。

男主在整個故事中,幹的唯一令觀眾覺得還比較「浪漫」的事情,就是從警察局逃出來找女主。這段[高·潮],也許是全劇唯一的亮點了。

通觀整部動畫,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男主的人設,以用心、溫柔、追求自由的個人主義為核心,附帶著優柔寡斷、莽撞、做事不顧前後等要素。

那麼既然是這樣的性格,為什麼他離家出走之後,可以全然不顧家人感受,可以從來沒有任何負罪感,甚至在這麼長時間中,沒有哪怕一絲對家人、對故鄉的懷念?這樣的人設和劇情,難道不是在自相矛盾嗎?

所以男主的種種行為,就缺少了足夠的邏輯支撐,因而這個人物的所作所為非常不令人信服。很多觀眾反感男主的做法,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原因。

女主的情況要好一點,但仍然顯得非常單薄。

在老僧侶講的傳說中,天氣巫女是一種非常崇高、乃至聖潔的形象:她們為了人類溝通天地,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以換來更多人的幸福生活。我們會慨歎她們的命運,是因為她們可以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但女主不同,她更多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不得已才有了被獻祭的結果。

表面上看去,女主似乎在為很多人做事,但她的初衷並非幫助人,而是賺取生活費,為了自己和弟弟的生存。

本來嘛,賺錢而已,不寒磣,但也別把它說得有多高尚。女主付出自己的「晴女」之力,換取了不少的收入,這本身是等價交換,並無不妥。但非要說把這種行為說得多麼高尚,就不太妥當了。

況且女主付出的辛勞,甚至還不如她在金拱門兼職來得多。

她就是以這種初衷、這種付出,因為過度使用天氣巫女之力,最終落得消失的結局,與其說是「巫女獻祭」,不如說是自得其果來的準確。

所以,當女主消失的時候,我真的沒有覺得有多感動,反而有種「啊果然呢」的釋懷。

況且女主在給人祈禱的時候,心懷的更多是一種「被需要」的滿足感,而非古代巫女那種奉獻精神,這兩者是有區別的:前者是為自己,後者是為他人,其高下立判。正因如此,所以才讓女主的所作所為夠不上觀眾的感動。

綜合男女主們的所作所為,其實就是兩個小孩瞎胡鬧,結果卻導致了整個東京、乃至世界的災難,不但不能引發觀眾共鳴,反而被很多人反感。

最令人諷刺的是,動畫在結尾處,還特意安排男主在三年後擺放一位老人的居所,而這位老人正是他們曾經幫助過的人。老人因為大水淹沒了住了一輩子的院子,不得不搬到高層公寓。

面對自己做下的「慘劇」,沒想到男主竟然毫無反省,像極了大和民族的一貫作風。就這樣,他竟然還好意思舔著臉去找女人,自己還感動得不行——看到這樣令人作嘔的結局,我當場氣到高血壓。

無論動畫試圖營造出多麼美好的畫面和氛圍,都掩蓋不了「雨下了整三年」的世界性悲劇。

我不明白,為什麼幾年過去了,新海誠講故事的能力,非但沒有絲毫長進,怎麼竟然還退步到如此地步?還是真以為,只要畫面好看,音樂好聽,哪怕再爛,觀眾都會買賬啊!

#新海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