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無限城篇」史上最強戰役·上弦之一是怎麼死的?

無限城大決戰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最後的[高·潮]。獪岳被善逸清理門戶,炭治郞和水柱·富岡義勇一起擊敗了上弦三·猗窩座,蟲柱·胡蝶忍犧牲了自己幫助伊之助和香奈乎聯手斬殺了上弦二·童磨,上弦鬼月最終只剩下了——上弦一·黑死牟。

宿命相遇

霞柱·時透無一郎在戰場上和黑死牟不期而遇,即使是這個曾經單殺上弦五·玉壺的天才少年在見到黑死牟之後,身體都在控制不住地顫抖。絕對的強者是有氣場和壓迫的,在海賊王中就有這麼一個設定「霸王色霸氣」,強者的一個眼神就能擊倒千萬眾生。無一郎是第一時間被黑死牟強大的氣場鎮壓住了。

而此時,黑死牟卻用通透世界看清了無一郎的身體結構,開口表明,無一郎就是自己(繼國家)的血脈。但經歷上弦之戰的無一郎明顯得到了很多成長,沒有在害怕和恐懼面前屈服,毅然果斷地拔出了自己的日輪刀!霞之呼吸·二之型·八重霞!

黑死牟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便躲掉了無一郎的連續攻擊,雖然無一郎全力以赴地使出了自己的霞之呼吸的各種招式。黑死牟見到了自己的子孫有著如此卓群的戰鬥力,不由得連連稱讚無一郎超強的實力。而無一郎見到自己的招式被黑死牟悉數躲避後,也是火力全開,臉上浮現了斑紋,並且使用出來自己的獨門絕技——霞之呼吸·七之型·朧,這招達到了黑死牟的期許,黑死牟決定拔刀迎戰,這是作為武士的禮遇。

黑死牟的實力絕對不是一般的上弦所能相提並論的,甚至十二鬼月的其他11個鬼加起來一起上,也不是黑死牟的對手。 只見黑死牟拔刀便是月之呼吸·一之型,瞬間斬掉了無一郎的右臂。

斷手是何等的劇痛,而無一郎卻是瞬間撕開衣襟為手臂止血,欲再戰黑死牟。可是黑死牟直接用無一郎的刀將他釘在了牆柱上,想要把無一郎轉化為鬼。

但就在黑死牟準備把鬼之血注入無一郎體內之時,黑死牟發現了偷偷摸摸隱蔽在角落之中的風柱弟弟·不死川玄彌,隨後黑死牟砍下玄彌雙臂並腰斬。

黑死牟道出,在300多年之前,他也見過像玄彌一般的「食鬼者」,但是那位「食鬼者」被腰斬後便死了,黑死牟見玄彌被腰斬後並沒有死亡,欲拔刀砍下玄彌的首級,正在黑死牟斬刀之際,玄彌的哥哥—— 風柱·不死川實彌抵達戰場,救下了危在旦夕的弟弟!兄弟的羈絆豈是惡鬼能斬斷的?

風柱駕到

兄弟二人,短短幾秒的敘舊,兩語破前嫌。真的男人不需要太多的解釋,保護自己的家人就是戰士對家人最深刻的愛的表達。

而我們的風柱實力是九柱前三,確切地說,僅次于悲鳴嶼行冥位列第二,風柱拔刀吧!與黑死牟決戰!

戰鬥一觸即發,風柱和黑死牟都化為了旋風,快得簡直無法用語言可以描述,我想這是黑死牟很久以來才遇到的一個能在速度上跟上他節奏的人類吧!

風之呼吸和月之呼吸在戰場上分別劃出美麗的斬擊弧線!風柱·不死川實彌真的太強了!他是當代鬼殺隊第一個能和黑死牟硬剛正面的劍士,雖然我之前很討厭他,因為他暴脾氣,虐待彌豆子。

但是此次我看到他驚人的實力,面對黑死牟竟然能僵持住,不愧是風柱,要知道單殺上弦的無一郎速度根本跟不上黑死牟的,但風柱卻能和黑死牟打得有來有回!

甚至還能用腳指頭夾著弟弟的刀來突襲黑死牟!!!這根本是一般柱都做不到的強大!

交戰之中,黑死牟也是連連感歎風柱驚人的實力,尤其是驚人的速度,戰鬥怪物黑死牟也因此變得亢奮! 黑死牟也不裝了,直接一個月之呼吸·六之型·常夜孤月·無間把風柱打成重傷!

我是這麼認為的,黑死牟是有能力秒殺風柱的,只不過黑死牟好久沒開心地戰鬥了,所以他開始只是熱熱身。不過風柱的大出血卻有了奇效,因為風柱是稀有血統,他的血會使聞到的鬼酩酊大醉。但是在絕對強大的黑死牟面前,風柱漸漸陷入絕境,在黑死牟即將斬殺風柱之時, 岩柱·悲鳴嶼行冥抵達戰場!

岩柱降臨

岩柱·悲鳴嶼行冥是九柱中最強的柱,連開啟通透世界的黑死牟看到岩柱後都瘋狂地讚歎岩柱的身體是三百年都未曾一遇的金剛不壞之身。

岩柱青筋暴起,揮舞起了自己獨特造型的日輪刀·流星錘加戰斧!開始攻擊!岩柱大人!

黑死牟在交戰中,發現岩柱的武器甚至鎖鏈都無法斬斷。黑死牟發現岩柱的攻擊范圍和射程佔據優勢,于是乎改變策略近身與岩柱戰鬥。

但岩柱壓制住了黑死牟,佔據了上風,依靠的就是在操控超重量級的武器都可以無比靈敏的超級熟練的身手,這一切都是因為岩柱具備了超強的身體素質。

在優勢面前,岩柱不浪,選擇乘勝追擊,斬斷了黑死牟的那把佈滿眼睛的噁心刀刃!!!

岩柱的岩之呼吸和黑死牟的月之呼吸,展開了強強對話!!!強強對決,場面天崩地裂!

如果說風柱是九柱之中的速度頂點,那麼岩柱就是九柱之中的力量頂點!看到黑死牟超級強大的實力,岩柱也是一點都不敢大意,直接斑紋開啟!超級賽亞人變身!!!

岩風合擊

隨後,修復了傷口的風柱也開啟了斑紋!與岩柱大人並肩作戰!!!風柱的斑紋有點像火影裡的手裡劍。

而戰場的邊邊角角,被黑死牟釘在牆上霞柱擺脫了束縛,同時把被腰斬的風柱弟弟身體拼在了一起(風柱弟弟玄彌可以吃鬼修復身體),玄彌吃黑死牟的頭髮後開始修復身體。

黑死牟面對最強兩名柱的合擊仍然沒有絲毫畏懼, 儘管岩、風二柱一度佔據上風,但是這只是假像而已,因為黑死牟根本沒有認真打。認真的黑死牟利用通透世界輕易壓制了岩、風二柱。

霞柱、風柱弟弟看著陷入被動的岩、風二柱,也加入戰鬥。被逼入絕境的岩柱,也是在雙目失明的情況下,開啟了通透世界,看清了黑死牟身體構造。隨後,霞柱也覺醒通透世界。

搏命血戰

戰場優勢再次發生扭轉,岩、風、霞三柱合力發起進攻,黑死牟也是意識到了戰局的微妙變化, 隨即,岩柱用念珠擊斷了黑死牟的右臂,暫時限制了黑死牟的行動

隨後,岩柱的流星錘命中黑死牟右半身,與此同時,無一郎豁出性命,奮力刺中黑死牟,但這一刺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霞柱的左腳沒了。

而此刻的風柱弟弟玄彌使用自己能力鬼化後,用佈滿眼睛的槍射擊了黑死牟,並啟動了之前吞噬半天狗的血鬼術,觸發樹木困住了黑死牟。

岩、風二柱則趁機沖上前去奮力斬擊,此時的黑死牟才發覺自己低估了眼前這四人拼死決戰的信念。面對四人捨命的圍攻和牽制,黑死牟終于發覺自己已被逼入絕境。但也就是在這個絕望的瞬間,黑死牟回想起了和弟弟繼國緣一的回憶,他在絕境之中暴走了!

黑死牟直接腰斬了霞柱,可憐的霞柱少年,就這麼被自己的祖先殺死了,唉! 但死前的霞柱無一郎也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覺醒了「赫刀」,利用「赫刀」的特性極大地限制住了黑死牟的恢復再生能力

風柱弟弟玄彌也被黑死牟一刀劈成兩截玄彌也在奄奄一息的狀態下,再度憑藉自身意志發動血鬼術,通過留在黑死牟體內的彈丸在其背後再次生成了樹木,吸取了黑死牟的大量血液,使得黑死牟無法發動血鬼術,極大地限制住了黑死牟的行動能力。

儘管黑死牟脖子是經過修煉後強化的,一度讓岩、風二斬首無效。 但最終,風柱高高躍起,從天而降,瘋狂咆哮,用盡全身所有力氣,重砍在了砸在黑死牟頭上的岩柱流星錘上,為鐵球疊加了足夠大的力度,使得黑死牟的首級終于被成功斬去。

斬首黑死牟,贏了嗎?

內心執念

沒想到的是,黑死牟內心深處也是滿滿的執念,他此生一直在追求變強,一直為了超越自己的弟弟繼國緣一,緣一死後,他答應過弟弟繼國緣一,他不會再輸給其他人,正是這股執念讓黑死牟不死不滅!岩、風二柱繼續和斬首再生「妖魔化」的黑死牟繼續纏鬥, 黑死牟拔出插在自己體內的霞柱無一郎的日輪刀,通過刀身的鏡面,黑死牟看到了自己再生出來的可怕模樣,一個魔鬼怪物。他愣住了: 「這就是武士的姿態嗎?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自此,黑死牟內心深處的信念發生了改變……

隨後,黑死牟回憶了諸多和自己弟弟繼國緣一的回憶,自己因為嫉妒心而不斷想超越弟弟,才淪為惡鬼醜陋的姿態。 曾幾何時,他和弟弟的夢想就是成為這個國家最強大的兩個武士,他信仰的武士道根本不是他現在的樣子,他終于知道自己錯了,明白了年邁時的弟弟為何會對自己說出的那句——悲哀啊!兄長。

失去信念的黑死牟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從霞柱無一郎刺入的傷口處開始崩壞,自己也再無法修復的身體。最終,帶著無盡的悔恨和淚水,黑死牟化作了碎片隨風消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