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新番:當蘇聯遇上吸血鬼,美蘇航太爭霸,這部新番有點意思-動漫聚落

在一部日本動畫中,看到吸血鬼,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吸血鬼這一元素早就已經被業界以各種方式玩出花來了,經典吸血鬼形象已經可以組一個足球隊還綽綽有餘。

而且,這些吸血鬼的性質也千奇百怪:有阿卡多這樣的千面怪傑,有愛爾奎特這樣的公(憨)主(憨),有迪奧這樣的「強化人戰士」。

在日本動畫中看到航太,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GAINAX的首部動畫電影《王立宇宙軍》就是一部本格航太作品,痞子為了取材甚至還直接給NASA發了郵件,並且得到了回復。

雖然寫實向的航太作品數量完全比不過《超時空要塞》這種科幻系的,但也算是佔有一席之地。

在日本動畫中看到蘇聯的形象,雖然少見,但也不是完全找不出來。

「毛妹」經常是白髮的靚女,毛子角色通常都很能打,而蘇聯作為國家出現時,武德充沛到海軍學校高年級學生都自愧不如。

當然,在日本動畫中的蘇聯,基本都要沾點「KGB」、「秘密員警」、「威權主義」。

而在今年十月,你可以在一部新番中,同時看到這三個元素。

這部新番,就是——

《月與萊卡與吸血公主》

女主角是吸血鬼,而故事背景,則是美蘇在冷戰期間的航太爭霸。

當蘇聯這個「唯物主義」的形象遇到吸血鬼這種超自然生物,一條未曾設想的道路,便在我們這些觀眾面前鋪開。

這部動畫改編自同名輕小說,儘管小說中煞有介事地將爭霸雙方命名為「XXX共和國」和「XXX聯合王國」。

可是,稍微瞭解過一點冷戰歷史的讀者,都知道作者想寫的就是蘇聯和美國。

在小說的世界線中,共和國率先把動物送入了太空,但聯合王國卻首先完成了載入航太的偉業。

不過,在現實中,無論是動物航太還是載入航太,其實都是蘇聯領先。

第一位飛上宇宙的太空人是加加林,在他之前飛上宇宙的動物是一條航太犬,它的名字就叫萊卡。

在我們的故事裡,「萊卡」這個名字是共和國航太研發小鎮的名字,應該也是作者有意為之的致敬吧。

故事中的航太犬和現實中的航太犬萊卡一樣遭遇了不幸:因為艙內溫度過高,可能在還沒有飛出大氣層之前就已經喪命。

而故事中的共和國,在載人航太上還落後了聯合王國一步。

可想而知,此時的共和國迫切地需要一次不容失敗也不容置疑的載入航太,扳回一城。

為了確保百分之百成功,他們必須要選擇一種和人類有類似生理結構、比人類更加結實耐造的種族當實驗動物。

而吸血鬼女主,就是他們選中的實驗動物。

吸血鬼外形和人類相似,比人類更能承受高溫和缺氧,是完美的實驗動物。

只能說,不愧是一群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吸血鬼對他們來說,也只是具有某種特性的類人生物罷了。

在之前的吸血鬼題材作品中,吸血鬼可以是一人成軍的君主,也可以是獵殺同類的獵人(還可以是阿宅們的理想型老婆)。

但是,成為航太先驅的吸血鬼,這種操作我真的是第一次見,放眼科幻小說史,我也只能想到一個《盲視》與之類似。

男主列夫就是吸血姬伊琳娜的訓練官,他原本是宇航員候選中成績最好的,卻因為頂撞上司被降格為替補。

而他的任務是,在第一次試驗飛行前,將這只完全沒有任何訓練經驗的吸血鬼訓練成合格的宇航員。

除開「吸血鬼宇航員」這個大背景,伊琳娜本身的設定也挺有意思的。

她來自共和國境內的山區村落,族人們世世代代生活在村落裡,不與外界來往。

從她的回憶中可以看出,她是被荷槍實彈的共和國士兵從家鄉押送走的,作為交換,也許他們承諾了「不會干涉她的家鄉」。

他們被稱為「受詛咒的一族」,有著吸血的獠牙和尖尖的耳朵。

傳說中,他們吸食人血,害怕大蒜與十字架,見到陽光就會化成灰。實際上,這些傳說都是人類根據自己的想象編造出來的。

甚至可以說,這些流言只是人類加諸他們的迫害。

他們一生只會吸一次血,在10歲那年,作為一種成長的儀式,吸血的確能讓他們感受到力量從全身湧現。

但他們絕對不願意吸食人類的血液,在他們看來,相互爭鬥、迫害異族的人類是骯髒的。

十字架和大蒜對他們毫無作用,陽光並不會讓他們變成灰,只會給他們的皮膚帶來燒灼感。

他們也有自己的傳說——他們認為,自己原本應該是月之民,所以才會在地球上被邊緣化。

而伊琳娜心甘情願成為共和國試驗品的原因,也是因為想要返回月球。

她想親眼看看沒有被人類污染過的月球,即使事後要被當做黑歷史抹殺也在所不惜。

這個吸血鬼的設定,與其說是吸血鬼,倒不如說是某種離群索居的少數民族。

因為有著奇異的民俗而被現代化社會所排斥,被文明世界施以獵奇的目光。

如果他們不配合文明世界提出的要求,恐怕就會被當成蠻族剷除吧。

同樣有意思的,還有這幫以大毛為原型的共和國人對她的態度。

他們中有專門研究吸血鬼、負責她生活起居的科學家(喜聞樂見地是個粉毛蘿莉),對她毫無隔閡感。

她完全不害怕伊琳娜,因為,如果害怕自己的研究物件,就沒辦法推進研究了。

他們中也有對她冷嘲熱諷的宇航員候補,而他們對她的不滿,主要來源于嫉妒。

明明他們為此訓練了這麼長時間,第一個飛上太空的卻不是他們,而是這個突擊訓練的新兵。

有刀子嘴豆腐心的主管,這個老頭子口口聲聲說,不要把她當成人,只把她當成物品,一個勁地加大訓練量。

他比誰都清楚,她的時間很少,必須加倍努力才有可能在嚴苛的太空中活下來。

把她當成物品,更像是他對自己的自我催眠,上一次太空犬的犧牲已經讓他知道,對實驗動物投入感情,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情。

還有位居高位的權謀者,在他們眼中,伊琳娜只是代號N44的物品,用完就必須「廢棄」。

萊卡的眾人基本都把航太當成光榮與夢想,通往宇宙之路。

而在權謀者眼中,這只是冷戰爭霸中的一枚棋子,火箭可以把人送上太空,也可以把核彈頭從近地軌道打進聯合王國的國土。

而男主列夫對伊琳娜的態度,那大家懂的都懂(笑)。

伊琳娜看到太空犬的紀念碑之後,也從他那裡聽說了萊卡眾人聽聞這條狗狗死訊之後的悲傷。

她不無諷刺地說道——

「還好我不是可愛的狗狗,是被詛咒的一族,

你就不會有這種心理負擔了。」

我就特別想吐槽,您雖然不是可愛的狗狗,但您可是能成為列夫老婆的女人啊!

列夫是個挺經典的「亞撒西」人設,別人譏諷伊琳娜他會站出來阻止,因為誤以為伊琳娜害怕十字架,站出來擋住她的視線。

得知伊琳娜沒有味覺之後,想到氣泡水也許能給她帶來更直接的刺激,在伊琳娜開始「孤獨訓練」之前,帶她出去散心。

而伊琳娜,就是個典型的傲嬌了,說真的,能在這年頭看到純正的傲嬌,可能除了這動畫就是隔壁《月姬R》裡的秋葉了。

對人類總是一幅冷漠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態,也時不時冒出「骯髒的人類」這樣的說辭。

只有被哄著喝下酒之後才放飛自我,然後第二天酒醒之後全忘了。

相比其他的「亞撒西」,列夫更多了幾分理想主義者的氣息,他對伊琳娜的感情,絕不僅僅只是因為「饞身子」。

他在伊琳娜身上看到了飛向太空的可能性,從未有人能讓他覺得,這個人本身就屬于宇宙,註定要飛向月球。

OP的不少畫面也直接明示了,伊琳娜將會帶著他一起飛向宇宙。

《月與萊卡與吸血公主》這部動畫,我真的很難下一個定義。

在這部動畫裡,你能看到《王立宇宙軍》中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的碰撞,火箭既可以用來探索,也可以用來攻擊。

還有理想主義者之間的「純潔革命友誼」,列夫與伊琳娜間的定情信物,就是他們對太空共同的憧憬。

你也能看到最不像吸血鬼的吸血鬼,他們只是一群跟不上時代的人,明明身處共和國內,卻活得像異鄉人。

他們只能用月球這樣一個可望不可即之地作為他們的精神寄託,卻未曾想到,外界科技的發展,居然真的讓這個「應許之地」變得可以抵達。

不過,這種微妙的難以定義感,或許就是這部新番獨特的魅力所在。

正因其無法定義,我們才總能從中看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一部分。

用戶評論